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古钱币之安徽省造银圆

  • 发表于:2019-03-22 来源:未知 点击:245
  • 光绪二十三年二月(1 897年3月)安徽巡抚邓华熙以皖省制钱不足为由,奏请购机建厂制造银圆,便利市面流通。获准后随即派遣候补道潘汝杰赴上海洽购机器,三月与德商订立合同,限期5个月交货。但实际上,设备在次年二、三月间才陆续运抵,厂房则在春季竣工,机器安装妥当后开工。“雇用熟悉工匠,按照广东、湖北银圆分两、成色并凿明年份及安徽省造字样,铸成大小银圆五种”。
     
    龙银尺珍——“二十三年安徽省造” 光绪元宝七钱二分样币
     
    耿爱德根据海关报告上述的资料认为,皖局开工日期是光绪二十三年底(1897年11月)。然而,由本章引文所抄录自两份奏折的内容可知,安徽是在光绪二十四年三月(1898年4月)间才正式以机器制造银圆并咨送进呈军机处的,然而存世极罕的“二十三年安徽省造”光绪元宝银圆,其铭文与开制日期不符,显然不适合作为呈送式样之用,故毫无疑问是一枚样币。
    早期泉谱如E守谦的《中国稀见币参考书》及蒋仲川的《中国金银币图说》中皆未记载此“二十三年”系列的安徽省造光绪元宝银圆,首见于1949年施嘉干编的《中国近代铸币汇考》,但只有二角型的一钱四分四厘一种,据称为国内仅见品。据耿爱德1954年出版的《 中国币图说汇考》记载,该币是1947年在上海出现的。由丁其与安徽“二十四年”系列银圆相似,故耿氏认为应有存在全套的可能性。至于它的来源有多种说法,然而以该年安徽银圆局尚无机器,故可确定是别处制作。可能是供应厂商机具虽备妥,但其他方面未配合完全,待开制时,年份已不适用而弃置重新刻模。由于供应中国造币设备及模具最多的英同伯明翰造币厂一直到光绪三十年,(1904年)才向安徽提供铜元的造币机器,故可将其排除。

    古钱币银圆            
    I-5-01  2008年北京诚轩秋拍出品的-一枚XF级光绪二十三年安徽省造七钱二分银圆,底价人民币25万元,因地缘有碰痕而无人问津,事后议价转让
    I-5-02    2011年1月美国邦地尼奥(Ponterio & associates)公司在纽约拍卖会上出品一枚同款PCGSMS- 62的光绪二十三年安徽省造七钱二分银圆,以28万美元落槌,加上18%手续费后总价超过33万美元,合人民币218万元
     
    古钱币银圆                
    I-5-03  德国WITTLINGER机器厂的铜质广告币,其“光绪元宝”及“库平一钱四分四厘”字体与安徽二十三年、奉天及浙江二十三年3种“二角”样币一致,“厘”字也缺角,其内圈珠点数亦为96粒

     
    1965年6月英国伦敦的Glendining & Co.举办的拍卖会上出现一枚“二十三年”系列的未流通状态的七钱二分银圆(编号330),它印证了耿氏的推论,同年9月,美国钱币协会月刊《The Numismatist》登载一篇由Jean-Paul Divo署名的短文,叙述他在不久前于编目录时发现了这枚出谱的中国银圆。经笔者比对,图片与伦敦拍卖会上的那一枚相同,再细阅序言得知他就是拍卖目录的编写人,来自瑞士苏黎世。1986年9月香港拍卖会上出现了七饯二分、三钱六分各一枚,两者均标示为AU/UNC等级。
    2001年新加坡拍卖会上山现了一枚安徽二十三年五分样币,来自德国,声称孤品。其实早在1979年时,美国加州Money Company的邮购目录中已经出现黄铜样币一枚,只是当时通信不如今日发达,未被人注意。2002年香港拍卖会出现一枚德国的铜质广告币,其龙图与安徽二十三年“二角”样币的龙图几乎相同。此币正面有中文“光绪元宝”及“库平一钱四分四厘”、德.文“INCEN WITTLINGER STUTTGRAT”;背面为龙图及德文“GEPRAECT MIT DRU CKRGLERPRESSE”。其正面文字的大意是“斯图加特市威特林格厂造”或“斯图加特市威特林格设计”。威特林格是姓氏,INGEN则是imgenieur的缩写,应为工程师事务所之意;背面的大意是“以压力调节器式压印机制成”。由背面的文字可知,威特林格不是雕刻师名字。令人惊讶的是,其也与浙江二十三年及奉天无纪年的“二角”样币形式如出一辙,除中文字体书法近似外,“厘”字也缺角,其内圈珠点数亦为96粒。从实物的图片来看,上述4种的龙图均极神似,而上述安徽、浙江、奉天及黑龙江七钱二分“一圆”样币的正面内圈珠点数皆为123粒。2012年6月德固Kunker公司举办的拍卖会上出现一批中国清代钱币模具,证实这几种样币出处是德国。总计五省42件的正背面中国钱模内,除上述四省外尚有新疆。据介绍,舒勒厂最早可能是在1895年接到中方的订单,造币机由舒勒厂生产,币模的制作则转请专精于此的Otto Beh公司负责。1897- 1898年问,后者提供了200套以上的中国钱币模具。以上证实孙仲汇等编著的《简明钱币辞典》中“此类币传为安徽订购德国造币机器时,德国厂商代铸之试样币”的推论是正确。
    目前所知此系列何七钱二分、七钱六分、一钱四分四厘及三分六厘4种。另有黄铜样币,其中台北鸿禧美术馆藏有七钱二分一枚,美国华裔藏家藏有三分六厘一枚,七分二厘尚未见,可能深藏某处待发掘或已永久遗失。
     
    安徽银圆铭文的有趣现象
     
    安徽省所造银圆的正面文字,与其他省份比较,颇为有趣。首先是“二十三年”造银圆正面内圈镌有4个英文字母,真正含意不明,依其排列方式有不同的解读。一般以自左起直读“ATSC”时译为“安徽大清银币”(An Wei Ta- Ching Silver Coin);自左下起旋读“TASC”解释成“大清安徽银币”(Ta Ching An-Wei Silver Coin);另则有人认为“大清银币”四字直到光绪三十年(1904年)才出现于币面,欧美语法为自上方左起横读,于是应该为“ASTC”,加上与中文的对照,遂作“安徽省造钱币”(An -Wei Sheng Tsao Chien/Coin),笔者采取此说。
     

     钱币银圆
    I-5-04  二十四年安徽省造七钱二分“ATSC”版。正背面外圈文字与二十三年版相同,各字的间距相同,才去满版形式
    I-5-05  二十四年七钱二分无英文,“四”字较高的“高四”版
    大清银币 
    I-5-06  无英文二十四年七钱二分“扁四”
    I-5-07  光绪二十四年所生产的还有“戊戌安徽省造”七钱二分,清末各省造币自行其是可见一斑

     
    一般而言,钱币在设计上如属同系列,多半图案一致、形式相同,只是按面额的递减规格缩小而已,同年份也极少出现两种,譬如同样是1898年生产,安徽所造银圆却有“二十四年”及“戊戌”两种。另外,ASTC英文字母出现在“二十三年”及“二十四年”版上,但后者也有一款无此英文字样的,同一年份有多种形式的状况十分罕见。构图上的缺少一致性也增加了收藏的乐趣,而这正是收藏者乐此不疲的原因之一。
        安徽银圆局营运时期很短,光绪二十五年六月(1899年7月)就奉旨停产了。根据芜湖的海关报告,机器设备同年搬运至广东。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再次开局后,专事生产因长期钱荒而兴起的铜元,至清朝覆灭前都没有再生产银圆。银圆局开办的时间只有一年多,生产期短暂是安徽省造银圆少的原因,当然也不曾生产之后宣统年号的安徽银圆了,皖省龙银的产量目前无资料可查。

            古钱币收藏
                             I-5-O8  只标省名,不标年份的“安徽省造”七钱二分
                           
                                 1-5-09  “二十五年安徽省造”龙银仅见七分二厘一种

     
    安庆造币厂及皖省银圆行用情况
     
    安庆造币厂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再次开局后,为何未能恢复银圆生产?我们从海关出版的通商各关贸易册里可看出端倪;生产铜元的获利远超过生产银圆。按紫铜每担价值银30余两计(按:每担为100斤),每斤可造铜元约90枚,故每担紫铜能生产价值大洋100余圆的铜元,“其获利之厚不待言矣。”
    此外,该年的海关芜湖日报告书记载:“皖省附近本口各城镇向来喜用本洋究竟本洋比鹰洋犹轻少许,且系远年所铸,至今存亦有限,往往周转不灵,以致于本年每圆提价至一两有余。省宪知民问受累不小,特张晓谕禁止本洋抬价,只准与鹰洋、龙圆一律行用。无如本洋价已抬高,仍不稍落,行用与鹰洋、龙圆大相悬远,何其藐视示谕如具文耶。”次年(1903年):“本洋作价,周年常在鹰洋一圆五角左右,此项本洋乃西班牙之旧币,在木口所用者为细边版,另有粗边一式名为建版,共洋文中间微异处,非详察莫辨,殆即铸造先后之记,讵本埠人挑剔不收,如强之收用则作价最低。今年有人见木洋人涨,特从他处办运数千圆进口,以为奇货可居,途经钱商验系建版,甚不合销后,竟从贬价售去,不识亏蚀若何也a”本洋即西班牙银圆,制造于1821年之前,在皖省特别受到偏爱,可能是因芜湖工商业鼎盛又是重要稻米转运中心,被商人大量携至交易,习惯后不愿改换其他货币。据史料记载,本洋在芜湖流通至20世纪20年代,使用时间较其他地区长许多。
           
    I-5-10  清末的安庆造币厂。安庆造币厂建于省城东门内鹭鸶桥火药库旧址。皖局于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十三日(1898年4月3日)开制,次年停办。光绪二十八年再度启用后专产铜元,于三十四年四月(1908年5月停工,改建成安徽机器局专造弹药及修理枪械,此图为宣统年间美国旅行家盖洛(W·H·Geil)所摄,拍摄时间不详但已说明原造币厂“现为兵工厂和发电厂”看,可能在停工改用途之后。此图刊登于1911年出版的《Eighteen Capitals of

    China》,山东画报社2008年出版其译本《中国十八省府》。

    光绪元宝

            

                       I-5-11   光绪二十三年二月十三日安徽巡抚邓华熙《购机铸造银圆由》奏折

     
     
     
    生产银圆除利润远不如铜元外,市值比不上本洋也是当局兴趣缺乏的原因之一。辛亥革命后,安庆造币厂在1919年(民国8年)12月开工,先造铜元,后来也生产银圆,在1922年仿制低色(40%~58%)广东二毫小洋被上海报纸举发。安庆造币厂在1924年时因所出的民国8年版“袁大头”含银过低(76%)被上海商界抵制,且海关阻止生银输入皖省,1926年(民国15年)该厂被勒令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