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古钱币知识之吉林省造银圆

  • 发表于:2019-03-22 来源:未知 点击:258
  • 泉界通常将中国第一次以现代机器制造钱币的荣衔,给了光绪十五年(1 889年)开制的广东钱局。然而,东北的吉林机器局早在光绪十年就已制作“厂平”系列的银两币并发行流通,只可惜后继无力让粤省拔了头筹。即便如此,“吉林厂平”银两币仍然在中国机制币史上占有一席重要的位置。

    吉林机器局的创立与“吉林厂平”银两币,光绪初年时,因谣传沙俄将派舰队东来侵袭中国沿海,为防止沙俄觊觎东北,朗中遂有设船厂于吉林的提议,钦差大臣吴天澄于光绪七年(1881年)奉谕筹办吉林边务。奏准后朝廷拔银10万两在省城外松花江北岸机器局,微津局宋春鳌总理局务,次年国外机器运到,J厂房则于翌年完成。两年后又增建洋火药厂,规模逐渐完备。该局向来不雇洋员洋匠,全由国人自行管理,经营绩放良好,外人参观时评价甚佳。
    当时吉林地区制钱缺乏,商铺私帖流行,造成银价高涨,物价上扬,影响市面交易。“光绪十年十二月时,吉林将军希元向朝廷报告已试制银钱行用,从军饷中提取白银5 000两,交机器局制造面额为一两、七钱、五钱、三钱、一钱等以“两”为单位的5种银两币。其中,一两币正面上刻圆形“寿”字,中列方格,内书“光绪十年吉林机器官局监制”3行共12字,双龙环绕,背面亦有方格,内书“厂平壹两”4宁,四周各有一满文,左为“吉林”、右为“平”,上为“一”。下为“两”,地章饰有卷云纹,正背边饰均为圈点纹。三钱以下因币面空间不足,仅书“光绪十年吉林官局制”9字。满语中“吉林’即“船厂”之意,当地银衡习用厂平,故此套银两币俗称“吉林厂平银币”,图案与文中皆为金石名家吴大澄的手笔。吴大澄在光绪十二年底任广东巡抚,中国首枚仿西式银圆广东光绪元宝“七三反版”的币文亦由其书写,两者合一可谓美谈。

     
    I-7-01  “光绪十年吉林机器官局监制厂平壹两”,产量仅198枚,大珍

     
    由于吉林地处偏远,且生产数量不多,外界并不清楚,因此这中国机制银币的鼻祖,数十年来湮没无闻。直到民国初年,意大利驻华总领事馆参赞罗斯在上海钱铺获得半两一品,并干1921年(民国10年)在调派汉口后于当地白费刊印名为《A Tael Coinagc for Kirin》(《吉林银两币》)的18页小册之后,遂为国内泉界知晓。后张絅伯在《泉币》创刊号透露曾在北京义启斋购得该币全套模具.后被伍德华得知,坚请割让,可惜此套币模后来下落不明。不过张絅伯将该小册出版日期记为民国4、5年间。
    根据机器局宋春鳌光绪十年十月二十三日(1884年12月10日)向吉林将军希元呈报之《机器制造局申请粮饷处奉谕发来银两制造银钱已完竣解交》,可知实际上粮饷处仅发来2 000两。其制作明细如下:一两198枚,七钱1 071枚、半两1 420枚、三钱866枚、一钱825枚,共计4 380枚,总值银1 996两4钱。一钱银币有“壹”与“弌”两种写法,后者罕。其余较明显的差异,可按龙背有无毛刺分“毛龙”及“光龙”两种版式,两者字体略有不同。另外,此光绪十年厂平系列有黄铜样及铅样存世。
    吉林将军希元是先试造再向军机处呈样查照,奏请“广为铸发”,但军机大臣奉旨批了个“览钦此”未置可否,此案最终不了了之。其奏折日期以公示论虽是1885年,但实际上早已制作,故其年份标示为“光绪十年”(1884年)也无不当。

     古钱币
    I-7-02  “厂平柒钱”,产量1 071 枚,罕见
    I-7-03  “厂平半两”,产量1 420枚,此枚中心有焊接痕迹,可能曾作为饰品之用
    I-7-04  “厂平三钱”,产量866枚,罕见
    I-7-05  “厂平弌钱”,“厂平壹钱”及“厂平弌钱”产量共825枚,罕见,“弌”字更稀少

     
    “光绪八年厂平壹两”及“光绪元宝厂平五钱”
     
    存世另有一种“光绪八年吉林机器官局监制厂平壹两”样币,字体为隶书,正背面外缘为16个半圆弧,背面因地章空间大,刻有仿西汉草叶纹的铜镜纹饰。此币也是罗斯小册所披露的,素来被视为珍品,耿爱德也只见过铜样,从未见得银样,而银质仿品却极多。有人认为该年吉林机器局尚未完工,应属臆造,但罗斯披露之际,泉界尚无人知悉吉省造厂平币之事,何来臆造之说?且订购之机器于光绪八年时已运到,故仍行可能试制样品或委托制造机器的国外厂商代制。目前无具体资料可考证其出处。
    另有一种正面为“光绪元宝”,背面上为“厂平”、下为“五钱”、左右列汉满文“吉”,中穿圆孔的银钱。若按光绪十年十二月吉林将军希元奏片中的“仿制钱式样,铸造银钱以济现钱之缺”字句,有可能是厂平银两币发行前的试制品,因穿中孔,所需工序较多而未被采用,确切的制作时间待考。
     

     光绪元宝
    I-7-06  中间穿孔,左右列汉满文“吉”字的“光绪元宝厂平五钱”,可能是试制厂平银币时的初样,待考

     
    无干支的吉林省造光绪元宝,吉林虽地处边陲,但随着移民不断流入垦荒,该地区银钱缺乏情况日趋严重,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吉林将军长顺经奏准后,于年底委托吉林机器局试制银圆,至次年底陆续制成5种,用银44.7万两,获利约3.7万两。由于当局大力推广,成效良好,后再试办一年,盈余逾19万两。吉林试制龙洋成功后,将军延茂于光绪二十三年七月把吉林开制龙洋等次、轻重及行使章程开具清单,恭呈御览,并将银圆式样送户部查核备案。这批在光绪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间所制的银圆与后来的吉林省银圆最大的差别在于没有年份,一般称之为“无干支”系列,以别于后来者。
    其正面中央有万年青花盘及“光绪元宝”四字,上缘为“吉林省造”,下缘纪重“七钱二分”,左右分列两颗花星。背面中为蟠龙,外围系英文地名及纪重,两侧满文左“大清”右“国”。根据币文的“吉”与“宝”的书写方式,可分为“士吉尒宝”与“土吉缶宝”两大版别。推论前者应属初期版,其中满文下无花星者可能是最初生产的,有花星者的出现时间应接近后来图案较相似的干支系列币。

     光绪元宝
     
    I-7-07  无干支七钱二分,中心图案为花篮,亦称万年青,有说寓意为“大清万年”,按“吉”字笔法分“土吉”、“士吉”两种
        I-7-08  “士吉”版无干支七钱二分

     
    吉林设厂造币的时间未落后他省的另一原因是,当时沙俄在吉省修建中东铁路,需现银甚巨,由于机器局试办成功,俄方只好以大银条兑换吉林银圆行用,客观上延缓了羌帖(俄图纸币)势力的扩张,据统计,当a时收熔洋条约70万两。
    自光绪二十五年(岁次己亥)起,吉林所造的银圆皆加7干支纪年。光绪二十五年造者币面中心仍为花篮图,次年的庚子年份增加太极图,到丙午年时,又改回花篮图,戊申年时,则有3种版式:.中心花篮,中心满文“吉宝”,中心刻数字(七钱二分者为"11”,表示换一角小洋11枚)。干支系列前后后共有10个年份版别。光绪三十四年,吉林银圆局奉旨停办,后随即与奉天银圆制造总局合并,成立“东三省制造银圆总局”。此后,再无采用吉林省名称制作的银圆,只有造币分厂中心阳“吉”的宣统元宝“二角”小洋一种。

     光绪元宝

    光绪元宝
    古钱币

    机制钱币

    光绪元宝

    光绪元宝

    古钱币

    光绪元宝

     

     
    吉林银圆局于光绪二十四年开始运作,到光绪三十四年停产,其确切的产量因1916年5月该厂毁于大火,所有数据归于灰烬而无案可查。英困钱币学者李察·伟德(Richard.N.J.Wright)根据中东铁路的报告找到部分统计数字:1901军1917年间,“一圆”4 734 717枚、“五角”12 719 553枚,。二角”22 508 562枚.“一角”953 875枚。另有数据显示,该区夏季每日熔银六七千两,冬季减半,换算每年约值200万圆,与中东铁路报告尚吻合。总额推算如下:“一圆”650万全700万枚、“五角”1 900万枚、“二角”3 300万枚、“一角”1 000万枚、“五分”550万枚。统计数字乃伟德梳理调整而得,止于宣统元年,而光绪三十四年仅生产“二角”约20万枚,“一圆”、“五角”、“一角”各约10万枚。
    吉林龙银产量虽不少,但不能和北洋、江南、湖北、广东等省相比。“中国圆法混乱,而吉省尤甚,银圆原定兑钱二吊五百,后银价为四吊四百,每银圆仅值银五钱七……,大银圆均为奸商销毁殆尽”(光绪三十三年六月《东方杂志》)。东三省通货紊乱乃全国之首,官局商号各印钱帖;降了沙俄大发卢布(羌帖)外,日本盘踞期间,亦推行日本龙银及纸钞(金票),换银圆熔化后从大连出口甚多。如平日银价有波动时,大量银圆、银锭即转运上海,经此反复冲刷所剩不多。由于吉林龙银制作粗犷,极富特色,颇受收藏者青睐。
    吉林银圆版武杂多,仅中国机制币大师耿爱德个人搜集的藏品,就有1 800种不同的版别,这还仅仅是他1952年5月以前的统计。以耿氏自己推算,估计应在2 500种左右。
    中国机制币大师耿爱德,早年藏有两枚仿沙俄钱币风格的“吉林省造辛丑三钱六分”。他存1949年离开上海之前,曾请马定祥检视其藏品,被告知老上海钱商平玉麟曾私制吉林“半圆”,此是其中之一。故耿氏在编写《中国币图说汇考”时未将之列入伪造币(FORGERY)而视为臆造币(FANTASY),编号B40。
    19世纪末,沙饿向远东扩张势力,1895年底设立华俄道胜银行,次年兴建中东铁路染指东北地区。1900年义和闭事件爆发,俄国借口护路在7月下令出兵。9月22日俄军进入吉林省城,次日即占领吉林机器局。后经吉林将军长顺交涉,才允诺将银圆局厂房及造币设备归还,但条件是双方合办银圆局。侵华俄军的入境,加上原本筑路所需的大笔工料费用尚待支付,俄国货币无论是俗称羌帖的纸钞或叫铜子儿的铜币均流通无阻,很大程度上控制了东三省的金融。
    在主权及经济利益皆受损害的形势下,代理银圆局事务的佐领讷音布在1901年8月(光绪二十一年七月,岁次辛丑)建议吉林将军长顺以“铜价高昂,若鼓铸制钱亏损甚巨”为由,仿照俄国铜币形式自行造币,“商民必然乐用”。当时所附的成本核算单中,有当二十、当三十、当五十及当一百4种面额,目前仅发现当二十、当五十及当一百3种,均属罕见之品。此系列铜币的特殊之处在于背面图案仿俄国戈比(kopek)铜币的设计,上方有英文省名,下缘面额部分有长条旗帜状的外框,故在国外昵称为吉林的“banner coin”,其中“当制钱五十个”是华裔美籍藏家陈丹尼(Daniel K.E. Ching)在1972年购得的,陈氏撰文发表此币于1981年8月4日的《World Coin News》双周刊,之后此币始受藏家瞩目。
    陈丹尼在文中指出,居住香港的著名德籍东方钱币学者布威纳(Dr. Werner Burger)在1974年拜访他时,看到了他的“吉林通宝制钱五十个”铜币。这位清钱博士极重视这枚俄罗斯风格的吉林钱币,当即愿出价2 000美元购买。布威纳解释,他仅仅在东京的日本银行展览间中看到过3枚同系列的俄式风格吉林钱币,除了一枚当五十和一枚当二十铜币外,还有一枚“半圆”银币,此3枚币的所有人为日本天皇。至此泉界始知确有风格相同的五角型银币存世。笔者推测:由于日本有掠夺文物的作风,应是日俄战争时日军进占东北搜刮后呈献给日本天皇的战利品之一。
    耿爱德旧藏之一后馈赠美国钱币学家包克(Howard F. Bowker),另一枚在1971年6月拍卖会后被美籍藏家古德曼(Irving Goodman)购入。1991年6月专场上被列入“FANTASY”类别,但落槌价是预计的12倍,由旅美华裔藏家标得并收藏至今。在铜币披露而为泉界接受后,现此三钱六分仿俄式风格的“吉林辛丑双旗”银币,已被认为亦属同系列品种,所知存世仅数枚。

     古钱币
    1-7-25  俄式风格的“吉林辛丑双旗”三钱六分,珍稀
    1-7-26  风格相同的辛丑“吉林通宝制钱五十个”铜币,珍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