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历史上推行洋务运动 湖北造出新式银圆

  • 发表于:2019-03-22 来源:未知 点击:221
  • 湖北银圆局创始时规模不大,所用的印花机厂牌为德国甘拿秘(Knape)。初期只有员工50人左右,由日产能仅万圆上下来看,至多只有2台印花机。产量甚低,行用不广,主要行销于苏,皖等省,故次年再向国外增购机器15台,内小型机8台,中、大型机各1台,共10台先行交付。
    鄂省仿造广东式样制造大小计5种面额的银圆,由蟠龙图形几乎相同来看,可能是由广东提供冲头及英文字母模,而正面汉字则另行书写,重新雕刻。根据国外的资料,发行最初只录得“一圆”、“两角”及“一角”3种。张之洞在调任湖广总督后,把筹备中的广州炼铁厂移到汉阳开办,由于加设枪炮厂,火药厂等,规模宏大,随后又不断扩建,因此湖北省工业水平甚高,虽初期聘请外籍化学师一人校验成色,但目的只是取信商民,技术上已无需过度依赖洋人协助。

     古钱币鉴定
    I-2-01  湖北银圆局仿“广东省大小银圆式样所制造的5种面额“光绪元宝”银圆,蟠龙图形几乎相同。因主币与辅币之成色比例不一的关系,“半圆”并非两枚可兑换“一圆”,故不受欢迎,较少见

     
    流通银圆大珍——“湖北本省”
    大名誉品“湖北本省”银圆的制成日期与发行理由,以往因缺乏文献记载,常被人误解为开制之初所造的样币。本世纪初,上海博物馆研究员周祥在整理馆藏文物时在一张湖北官钱局光绪二十三年六月签发的“九八制钱一千文”钱票上,发现背面印有光绪二十二年四月二日(1896年5月14日)湖广总督的告谕:“……既准完纳本省公款,必须加铸本省字样,方免混淆滋弊。……兹议定每新铸之本省银圆准作制钱一千文,该商民等照此价赴局购买,即照此价赴关卡州县完纳,无丝毫增减以昭大信。一面增购机器添铸对开、五开、十开,二十开小银圆亦加铸本省字样,其价照一千文依次递减,亦如制钱之可以零星使用。”此考证结果发表在2005年上海《钱币博览》(总46期)杂志上。至此,其来龙去脉完全揭晓,大名誉品“湖北本省”银圆乃是因机器制造耗时甚久且运送路途遥远,在这青黄不接之时,鄂督所采取应急措施下的产品。
     

     文物鉴定
     

    I-2-02  图示大名誉品“湖北本省”七钱二分,为所见拼箱醉驾者。此枚在1978年11月澳大利亚Spink主办的“近代中国硬币”拍卖会上,以12500美元成交。后由台北鸿禧美术馆珍藏,2007年北京成轩秋拍以总价人民币436.8万元成交,创下了当时中国银圆成交价的最高纪录。

       古董文物鉴定          
    I-2-03  湖北官钱局“九八制钱一千文”钱票。背面印有湖北总督告谕,道出了“本省”银圆的发行缘由
    I-2-04  湖北本省“一角”

     
    由钱票背文的告谕日期及“新铸之本省银圆……增购机器添铸小银圆亦加铸本省字样”等句,可确定系于概念年初所造,而非光绪二十一年湖北银圆局开制之初所造。至少在其告谕日期前,已制成标注本省字样的一圆。其加上本省字样的本意是商民必须商用湖北省造的银圆纳税,目的是推广湖北银圆以间接抵制外省与外国所造银圆,并抑制银圆、制钱的兑价,而非只能在湖北省使用。另外,《张之洞全集》卷内之《推广行用银圆及银圆票示》记载:“外府各属州县……必缘距省遥远,商民人等来省兑取不易,致未通行。”表明,显然只有邻近省城的州县才见使用。
    又据1896年10月2日英文报纸《华洋通闻(The Celestial Empire )》报道:“虽然总督坚持一圆银圆兑换制钱一千文,但此时市价一圆只合制钱八百五十文,故无人收受,而充当军饷发放的银圆也很快收回……”由此亦可佐证当时制钱缺乏,商民不愿以一千文高价向银圆局购用“本省”银圆纳税,当局告谕形同具文,“本省”银圆在窒碍难行之下很快便推出流通并被销毁化银,留存至今者寥寥无几。“本省”银圆应有5种,目前仅见“一圆”、“两角”及“一角”3种。
     
    双龙图案之“湖北壹两”
    银圆虽然广泛流通,但是尚无法取代银两根深蒂固的地位,许多大宗收支,仍须折算成银两。而朝廷内外对银币计圆还是计两的争论始终没有定论。原本是开明派的张之洞,在这场争论中,却倾向保守派的一方。张之洞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前,是主张维持仿西式计圆的七钱二分银币的,之后则转变支持生产计两的一两银币。可能是他在售后奉命至京师厘定学堂章程时,受朝中保守派的影响,不仅大力支持,还付诸行动。光绪三十年八月(1904年9月),张向朝廷奏请在湖北试制一两银币:“为体验官民行用情形……试行三个月后,察看销数是否畅旺,咨报户部,财政处,藉资考核。”
    光绪三十年十二月初一(1905年1月6日),湖北银圆局改名银币局开制新银币,正面中央铭文“大清银币”,上缘镂“光绪三十年湖北省造”,下方刻“库平一两”。背面为双龙戏珠,中央纪值“壹两”,外缘上下为英文。依“大清银币”四字的大小,可分为大字、小字两版。模具由日本人大阪造币厂制作,预计日产3万枚。
    此俗称“湖北壹两”的银币,是中国最早在币面上铭文“大清银币”的,也是流通币种,除吉林“厂平壹两”外唯一的“两”制币,巧合的是两者背面皆为双龙图案。“湖北壹两”推行并不成功,失败原因主要是相异于原本流通的七钱二分银圆的形制,使用不便,反而增加困扰;其次,各地平法不一,仍然要相互折算才能流行;再说成色也是问题,英国驻汉口商务领事报告指出:因成色只有87.7%,比同等重量的七钱二分银圆含银低,故不受商民欢迎。
    产量方面有不同说法,一般最常见的说法是“七十余万枚”,此说的根据可能来自光绪三十三年袁世凯等人的奏折中所提到“鄂造壹两银币发出七十万两,不惟藩库收发,商民信用,即江海关税,亦按库平足纹一律收纳,……嗣因部文改铸一两零六分者,不得不将旧铸陆续收回。”但是邮传部右侍郎盛宣怀在宣统元年致度支部尚书载泽的函中称:“宣怀去年过鄂,据局中人云:南皮(即张之洞)初铸库平一两之因缘四十万圆,以二十万咨送湘省,即行即回,鄂省除发过一个月薪水之外,皆以不用就缴还而止。此事两湖南北人人知之。”其他如《东方杂志》第六年(宣统元年)第八期登载张之洞“试铸库平一两银圆数十万,分给湖南,退还未用,湖北本省,除发委员薪水外,均为行用,旋即停铸,仍铸七钱二分”。另外,应该领事商务报告记载,次年1月“湖北壹两”曾以军饷发放。
    海关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汉口华洋贸易情形论略》记载:“一两重之银币于去年12月14日(按:阳历)始出,此为张宫保所颁行,拟试行有效,即作国币以为全国银币平色改良之准则。惜不甚通行,所出仅十四万七千枚。其成色千分中有银八百七十七分,铜七十分,锡五十三分,计一千枚合关平银九百七十八两四钱二分。而以之完税,则定作关平银九百七十八两四钱。”由此可知一两银币的成色确实低于标准银圆。
    耿爱德之《中国币图说汇考》(《IIIustrated Catalog of Chinese Coins》)所载是64.8万枚,美国克劳斯《世界硬币目录》即采纳此数据,笔者推测可能耿氏采用的是鄂局向中央呈报的产量。若论实际发行的数量,海关报告必有资料根据比较可靠。不论哪一方正确,不受各界欢迎而终未能推广是事实。目前所发现的“湖北壹两”,根据其正面“大清银币”四字的大小可分为大字版、小字版两种,以前者罕见。

            钱币收藏
    I-2-05  “湖北壹两”大字版。“大清银币”四字较大,罕见
    I-2-06  “湖北壹两”小字版。“大清银币”四字较小

     
    湖北省造宣统元宝
    光绪皇帝驾崩后,新帝继位改元“宣统”。次年湖北省所造银圆即改为“宣统元宝”。除年号变更外,其余不变,但面额只有七钱二分,一钱四分四厘(二角)及七分二厘(一角)3种,其中以“二角”最为稀见。一般来说,生产顺畅后逢年号变更,未必需要再试作铜样呈报,惟中国国家博物馆内藏有“宣统元宝七钱二分”铜样一枚,非常罕见。
    清末由于银贱铜贵而形成钱荒,各省造币厂在利益的驱使下大量转而生产铜元,因此自20世纪起,银圆产量锐减,品种也较少。

           
    I-2-07  存世量极少的宣统元宝“一角”
    I-2-08  极罕见的宣统元宝“二角”。2011年8月香港拍卖会上一枚NGC MS-61以298750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超过190万元。图片中边缘4个白色物体是鉴定盒固定硬币用的“西爪”,这种固定方式的优点是可以看见边齿
    I-2-09  湖北省造宣统元宝“一圆”

     
    宣统三年湖北省造大清银币壹角
    清政府整顿全国币制,裁撤各省造币厂之时,鉴于幅员辽阔,各地造币厂非天津总厂所能应付,故保留鄂、川、滇四处为分厂,同时新设计的“宣统三年”系列大清国币定案并交付生产。此原定划一形式的国币不止何故,出现一种与宣统大年大清银币形制相同,却标示“湖北省造”的壹角小样,目前仅见镍制样币,存世量极少。
     
    湖北龙银知多少?
    清代鄂局所造龙银,据海关资料统计,1895年至1901年生产主币“一圆”7659902枚及价值6524346圆,数量超过5600万枚的各面额银辅币。此后至民国成立前为空白,只有铜元的生产数量。在综合其他方面的数据后,笔者估算此时段主币“一圆”产量约1800万枚,银角近4800万枚,即折合龙银“一圆”的总数约2600万圆,其中光绪年号者约2100万圆;若将该局在1915年(民国4年)改产“袁大头”前所造银圆(多数为前清龙洋)计入,则主币“一圆”超过3000万枚;银角则在1亿枚以上。其中以“五分”最少,仅在开

              
    I-2-10  宣统三年湖北省造大清银币壹角镍样,存世量极少
    制之初少量发行,其次是“半圆”,可能不到100万枚,“二角”约5800万枚,“一角”约4900万枚。

     
    湖北省造光绪元宝银圆铜样
    存世有湖北省造光绪元宝银圆铜样5种一套,此作开办时所造。光绪二十五年清政府筹设京师银圆局时,召鄂局人员协办,当时湖北银圆局特制红铜样币呈送背景“以示无须赁用洋匠”,惟所搭乘船只逢八国联军侵华在天津被击沉,京局亦毁于战火。使用铜质材料的原因是要与通行币有所区别,避免有贿赂之嫌。据悉,这套铜样共制成40套,但大部分在送京途中都散失了。

     文物鉴定
    I-2-11  湖北省造光绪元宝银圆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