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古董钱币:北洋造银圆

  • 发表于:2019-03-22 来源:未知 点击:203
  • 北洋,这一中国近代史上响当当的名号,乃泛称并非实体。要解释北洋,得先解释北洋大臣。话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通商口岸增多,涉外事务频繁,清政府乃于咸丰十一年(1861年)新设习称总理衙门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下设“三口通商大臣”,管理直隶(今河北)、奉天(今辽宁)、山东等三省的对外通商、交涉事务,以及监督海防和其他洋务。同治九年(1870年)改称“北洋通商大臣”另加钦差名义,按惯例由直隶总督兼任。这是“北洋”一次的起源,北洋大臣的地位,远高于管理东南沿海各省的南洋大臣。
    北洋机器局 兵工厂兼造钱币
    至于币面镌“北洋造”字样的钱币,要从生产军火的北洋机器局说起。北洋机器局即清代三大兵工厂之一的“军火机器总局”,分东、西两局。光绪二十一年十二月十三日(1896年1月27日),改称“总理北洋机器局”。光绪十三年(1887年)该局向英国格林活铁厂(Greenwood & Batley)购买机器在东局试制方孔制钱,然而因铜价上涨,生产入不敷出,导致停产。与其同时开办的广东钱局,虽在生产制钱上遭遇同样的困境,但在发行银圆上获得成功,有了盈余而能继续经营,紧接着湖北省也设厂制造银圆,退出后也因广受欢迎而扩充规模,北洋机器局虽率先购置造币机器,但附于兵工厂内生产,实非独立运作,以顺利的持续发行而言排名第三。

    古董银币鉴定
    I-3-01  北洋机器局造光绪二十二年壹圆,是中国最早在币面上标示“壹圆”面额的银圆,仅制作了3000枚,大珍。图为2007年北京诚轩秋拍出品,以总价人民币39.2万元成交。2011年1月纽约拍卖会出现一枚NGC MS63鉴定币,以25.3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160万元
     

    虽然粤鄂两省银圆已开始投产,但数量仍然不足,流通区域也未达其他各省,无法有效抵制外国银圆。由于清政府当时尚未了解币制不统一的流弊,匆忙鼓励各省跟进,甚至打算节约费用准备以“管督商办”方式向民间招股制发银圆,在时任两江总督张之洞的建议下,方改为统筹官办。北洋机器局首先在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七月,利用原有的造铜钱机器试制了二角、一角及半角3种小洋,另外再添购设备压印一圆及五角,因陋就简是早期北洋造银圆质量欠佳的主要原因。
    北洋机器局开制银圆的时间大约是光绪二十二年底,根据海关报告记载,该年所造银币“计一圆3 000枚,五角2 500枚,二角12 500枚,一角5 000枚,半角7 000枚,共值银7 600圆。”从美国驻天津领事呈送全套5枚回国的时间来看,年底已发行。次年中旬英文《京津秦晤上报》(《Peking and Tientsin Times》)曾报道初期所造大小银圆乃当军饷发送,但一圆主币因成色不足而遭钱庄拒收,随后又刊出被回收重造,因此原本产量不多的北洋造光绪二十二年版系列银圆就更加稀少了。
    海关报告同时也记载了北洋造光绪二十三年版的产量:一圆1 120 000枚、五角20 963枚、二角146 782枚、一角147 770枚。半角38 814枚,共值银1 76 555圆,北洋造光绪二十四年版的产量:一圆2 806 000枚、五角1 76 000枚、二角350 000枚、一角614 000枚、半角231 000 枚,共值银3 030 950圆。

     文物钱币鉴定
    I-3-02北洋造光绪二十二年银辅币,因产量低,均属少见品种


    中国最早标示“壹圆”面额的银圆
    北洋机器局开初所造银圆的特点是采用圆、角计数制面额,与其他省份的两、钱计重制面额不同,可惜发行时间很短,仅有光绪二十二年,二十三年,二十四年3种。其中,光绪二十二年版与二十三年、二十四年两版相比,特别之处在于背面没有“大清”的英文“TA TSING”字样。自光绪二十五年版起,面额就改为与其他省一致的计重制,二十五版产量为“一圆”1 566 000枚,“半圆”57 000枚、“二角”152 000枚、“一角”153 000枚及“半角”97 000枚,由于“北洋”只是泛称而非实际地名,故新款设计时,币面克“北洋造”而不是“北洋省造”。

    银币
     
    I-3-03/04  光绪二十三年版北洋造壹圆,英文多“TA TSING”(大清),有圆眼及斜眼两大版式
    银币
     
    I-3-05  光绪二十四年北洋造壹圆

    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入侵,北洋机器局在该年五月底被摧毁,该年度产量无统计数字可查。两年后,时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在河北西窑洼(现天津大悲禅院旧址)新开办北洋银圆局,专事造币。光绪二十九年版北洋造七钱二分 银圆即该局所出,由于当时铜钱缺乏,生产铜元获利较高,故虽名银圆局,生产上反而以铜元为主,银圆生产呈停顿状态。此后铭文为“北洋造”的银圆还有光绪三十一年一钱四分四(二角型)、三十三年及三十四年七钱二分(一圆型)。

    银圆
    I-3-06  光绪二十五年起,北洋造银圆的面额改为计重制的七钱二分,形式与粤省相同
     

    有趣的是,根据《海关十年报告》(《Decennial Reports》)而知,标示“29th ”的光绪二十九年北洋造银圆是民间提交银锭委托制作的,数额是1 405 017枚。该年的津海关贸易报告中没有记载,但明确说明往年银条、银圆出口比进口多二三倍,因日俄战争需要现银而形势倒转。此后几年续造者究竟是奉户部之令还是受民间委托就不得而知了。国外资料显示,光绪三十一年“二角”可能亦为民间委托而造,数额为161 993枚。据考查铜币大臣陈壁的统计,自光绪二十八年开办至三十三年底,北洋银圆局共造“一圆”主币5 711 901圆,“二角”辅币152 091枚。此数据在“二角”方面颇为接近,但主币相差甚远,世纪产量待考。金银本位时代,各国造币厂接收民间备料代造金银币,光绪三十一年庆亲王奕劻所拟《铸造银币分两成色章程》条文八即有“各省督抚及官商军民人等需用新式银币,均可备银交造币总厂及南北洋、湖北、广东各分厂代为铸造。
    财政部整顿币值时局名变更为分厂,在新设的造币总厂开制后,“北洋造”的字眼就从银圆上消失了,也没有出现过宣统年号的钱币。

    I-3-07  光绪二十六年版七钱二分、除纪年变更外,其他差异不明显。光绪二十六年因八国联军侵华,机器局被攻占破坏,故此年份的不多
    I-3-08  光绪二十九年版七钱二分,该年所造银圆系民间以银锭委托改制


    为何光绪三十四年版北洋造大洋数量特别多
    光绪三十四年版的北洋造”一圆“银币原本数量就不少,并非罕见。北洋银圆原本只在黄河以北地区较为通行,但辛亥革命以后,因清政府派兵镇压,调动大军的话,必须要携带巨额现银以应付各种开销,北洋银圆的影响力便随之南下进入江南及两湖一带。尔后,北洋政府又选择北洋银圆为新国币发行前过渡期官方结算收付的标准,故各地造币厂纷纷转而生产北洋银圆,直到”袁大头“正式生产为止,因此数量庞大。虽未见官方文献说明后造版的形式,但可断定大多数是光绪三十四年版。
    据英国外交部档案资料显示,天津造币厂重建完成后,于1914年(民国3年)生产一圆银币57 472 816枚。此数量当包括光绪三十四年版北洋造”一圆“及民国3年版袁像一圆。

    银币鉴定
    I-3-09  光绪三十三年版北洋造七钱二分       
    钱币
    I-3-10  光绪三十四年版北洋造七钱二分,此年份版的银圆因产量巨大而版式颇多
    银币
    I-3-11  “4”字笔画特殊的“艺术字版”,图示此枚品相极佳,罕见
    I-3-12  龙尾较短 十分稀少

    造币厂中的天津三局
    天津,位于华北北平原东部,滨临渤海,简称津,别名津沽、津门等。早称“直沽”,明永乐二年(1404年),改称天津,即天子渡口之意,在三岔河口西南的小直沽一带,筑城设天津卫。咸丰十年(1860年)天津被辟为通商口岸,成为中国北方开放的前沿和近代中国洋务运动的基地。由此开始的军事近代化,以及铁路、电报、电话、邮政、采矿、教育、司法等方面建设,使天津成为中国北方重要的城市和金融中心。清末民初,天津一地先后有3座机器造币厂,其沿革错综复杂,易造成混淆,谨简述如下以使读者形成大致概念,名称以最习用者称之。             
    北洋机器局:同治六年(1867年)清政府在天津城东贾家沽道正式开办“军火机器总局”,通称“东局”此北方拥有近代西式机器之始。同年稍后再城南海光寺基址设立“南局”(又名“西局”),两者习称“天津机器局”。由于钱荒,户部拟以机器来造制钱,向英国购设备在光绪十三年(1887年)于东局内生产宝津制钱,后因铜价上涨,亏损累累而停工。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更名北洋机器局后因陋就简,以旧有小型机器造银辅币,另添购新机器造银圆主币。庚子之乱津局被毁,没有原地重建。币铭有“北洋机器局”与“光绪二十五年,二十六年北洋造”者,皆出自此处。袁世凯代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后,呈准在山东德州新建兵工厂,光绪三十年(1904年)开工,定名北洋机器制造局,简称亦为北洋机器局,此后与造币无关。
    北洋银圆(元)局: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袁世凯在河北西窑洼(现天津大悲禅院旧址)设局,初名“北洋铸造银圆总局”,先后更名为“直隶户部造币北分厂”(1906年),“度支部造币津厂”(1907年),后在宣统二年(1910年)被裁撤。虽名银圆局,但因当时失眠缺乏铜钱,改产铜元利润甚高,故出品若以数量论则铜元为多,除铭文“北洋光绪元宝”字样的铜元外,还制造过以“户部”为名的。民国成立后又复工,与造币总厂合并,称“西厂”,专造铜元。铭文光绪二十九年、三十一年。三十三年及三十四年“北洋造”的银圆即出自此处。该局开工时机器设备来源未见明确的记载,后来所用机器有英、德、美、日等厂牌,其中一部分系原北洋机器局残留堪用者,以及自他省调拨而来。

    银币           

    I-3-13  天津机器局“北洋机器局”东局南门。同治年间设立,原名天津机器局。距天津内城约五六公里,北方有近代西式机器工厂之始。光绪十三年,局部向英国购设备于东部内生产宝津一文制钱以解钱荒,因铜价上涨亏损停工。光绪二十二年以旧机器造小银角,添购新机器造主币银圆,庚子事变时损毁严重,后局址被占用没有原地复工。此照片摄于20世纪初叶被法国人占用期间。照片背景是光绪二十五年绘的《天津城厢保甲全图》,地图右上方箭头所指即“机器东局”的所在位置。

    银币

    I-3-14  “北洋银元局”正门外景。此照片是光绪二十八年开办时所摄,左为镇海塔,门前种植的小树枝叶稀疏。该局在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改名“直隶户部造币分厂”。后清政府宣布“仿行宪政”,将户部改为度支部。户部被废,遂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再改名为“度支部造币津厂”。由于与稍后创建的造币总厂在时间及地点上都非常接近,后来被并入又一再更名,故经常被混淆。

    银币
     

    I-3-15  光绪二十五年绘的地图,可以清楚的看出“北洋银元局”所在的“大悲院”与“护卫营”(左侧箭头)。至于造币总厂的地点则在“贾家大桥”上方(右侧箭头)。此图绘成日期虽然早于银元局与总厂的成立,仍可看出天津造币三局的位置

    I-3-16户部造币总厂光绪三十一年竣工时的大门外景
     

    造币总厂: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清政府整顿财政,在天津大经路(今中山路)设“铸造银钱总厂”,其造银铜币机器设备由天津德商瑞记洋行向美国常生厂订购。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竣工开机,当时北洋银圆局仍在生产银圆,故先行制作铜币,随后改名“户部造币总厂”、“度支部造币总厂”。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开始制造银圆,但因币制未定,没有正式发行。次年才再造铭文“造币总厂”的“一圆”、“二角”、“一角”等3种银币。归属户部,而非直隶省管辖。
    在袁世凯的纵容下,民国元年(1912年)北京发生兵变,3月2日天津造币总厂遭乱兵焚毁,1914年重建后称“东厂”,专造银圆。根据该年《天津造币总厂原有机器统计表》记载,当时,东西两厂旧印花机共有英、德、美、日等四国多种厂牌计68台,但其中多台被焚烧后不看修复么2台压力不足弃置未用,实际上可用的仅28台,多数由西厂使用。
    对天津地区的3座机器造币厂有了基本认识后,再进行个别的探讨会有比较清晰的轮廓,不至于张冠李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