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红山玉器鉴定之要点

  • 发表于:2019-03-17 来源:未知 点击:159
  •  
    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 青白玉“双系”璧

        鉴定古玉,尤其鉴定红山古玉,近期似乎愈来愈艰难,定赝品为真品、视真品为仿品的现象屡见不鲜。其实,鉴定红山文化玉器,无须泛泛地套用什么“器型、纹饰、工法、沁色、材质”诸多繁琐的条条框框。比如,有经验的收藏家在实践中已经认识到,红山玉器的材质绝不限于一两种青玉或岫玉。由于红山文化覆盖的区域十分广阔,因此其玉器的材质亦相当丰富,北方所产的诸多玉种,以及绿松石、玛瑙、水晶、煤精、青金石、鸡肝玛瑙、戈壁蓝石、东凌石等等,均有选用。若仅限于岫岩青玉黄玉一种或两三种玉质,那必然挂一漏万,把许多别样玉质的红山玉器真品摒弃在赝品之内了。再如,红山玉器几乎没有固定的器型,就连最常见的玉猪龙或玉鹰,一模一样的玉品亦很罕见。如果仅仅拘泥于出土玉器的器型,那么,必然把所有已经发展变化的红山玉器排除在真品之外了。

        鉴选红山古玉,应该掌握要领,有所依循。以下笔者把多年收藏与研究红山玉器的体会介绍给收藏家朋友们。

        鉴定红山古玉,主要的依据只有两点:一为古沁,二为古法。

        一件真正的红山玉器,不论它由什么材质制成,不论它是什么形制,不论它琢饰什么纹饰,它的身上一定承载着五千年前的信息,一定残留着五千余年自然沁蚀的迹象。这是任何真正红山文化玉器必备的信息与迹象,只要掌握了这两个要点,红山玉器并不像有些人所说的真假难辨,亦不会发生或至少会减少鉴假为真或以真为假的情况。

        红山古玉上承载的五千年前的信息,表现了古人的审美情趣,古人的宗教信仰,以及古人制玉的工艺水平。我们只要进行细致的观察与分析,了解并掌握红山古玉工艺上的基本特征,并不是很困难的。

        红山古玉工艺方面的基本特征,在于制玉的工法与技艺两个方面,那个时代的制玉工具与操作规程,留在红山古玉器上的迹象,是我们鉴别红山古玉的第一重要的依据。                                                                                             

    制作红山古玉的工具主要有以下4种:切割与锯口的工具、钻孔的工具、刮磨玉表与刮刻纹饰的工具、抛磨玉面的工具。其中钻孔用的石棒与刮磨用的石片,出土文物与民间收藏中已有所见,而切割、锯口的工具与抛磨玉面的工具则尚无实物现身。笔者在读古书时得知马尾可以割玉。汉代刘安在《淮南子·说山训》中说:“两坚不能相合,两强不能相服,故梧桐断角,马牦截玉。“马牦,即马尾。老子《道德经》说:“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亦是此意。说明古人早就懂得以柔克刚的道理,并早已在实践中运用。新石器时代并未发明坚硬的金属器,因此切割硬于一般岩石的玉料或在玉料上锯口时,只能以长马尾(或其他代用品)为锯,以柔克刚,以软磨硬,以致柔驰骋于至坚之中。

        红山玉猪首龙块的口内壁上与豁口两端,有绳锯(马尾所制)所留下的痕迹。豁口壁面切割呈台阶式、渐进式,向豁口内部推进,越趋向内部台面越高。其截面上有绳锯拉动推进时所留下的圆滑感。玦口两端凹豁的豁面,呈向玉猪首龙的大穿孔内部扩展的状态,显然是在豁口两侧向玉猪首龙块口后部来回拉动绳锯所留下的特征。

        红山古玉上的钻孔一般有两种,一种为小穿孔,一种为大穿孔。小穿孔一般是玉佩上用以穿系佩绳的孔。

        红山古玉上的小穿孔有几种特征:1.对穿。2.外口大,孔道窄,孔深处往往空阔。3.孔对接有错位现象。这几点特征,当代人均会仿制,许多仿品都具备这些特征。而当代人不能操作、当代工具无法模仿的特征是:4.孔内壁上钻棒所留下的凹面,互相叠压(交接)处的棱为圆钝状.而当代钢钻人为叠压之处呈尖利的棱状。5.红山古玉孔壁上的螺旋纹的方向基本上与孔口互相平行;而当代精巧的小型磨轮却可以在孔内改变方向,所以有个别处所留下的螺旋纹与孔口的方向交叉或垂直。6.红山古玉钻孔内凹壁上的螺旋纹较粗糙,粗细、宽窄、深浅不一,这是钻孔时钻棒周围的解玉沙大小不等所形成的钻磨痕迹。而当代片状磨轮仿制的螺旋纹却是由一条条陡深而平行的沟衔接而成,十分明显。模仿钻棒所留的磨痕,显然与古代的钻棒磨痕大相径庭,而且高速旋转的钢钻破坏壁面所留的螺旋纹大多十分细腻。总之,当代人的钻孔,无论怎么模仿,都无法抹去当代尖锐快捷器具的速度感、锋锐感与掩饰感。只要掌握红山古玉钻孔的特征,其真伪一望可知。

        红山玉猪首龙块中间的大穿孔,一般为外阔大,内狭小,对接处为孔内的棱。孔壁大多细腻光滑,螺旋纹不甚明显,孔外的边缘有棱状与漫坡状两种。大穿孔因其阔大,又居于玉猪首龙块的中间,操作起来应该比运用小钻具钻制斜穿的小孔,更为容易。所运用的钻具比较粗糙,易于加力加工。从一些大穿孔中留有的螺旋纹分析,大穿孔在对穿相接时,孔道内会存在高低深浅不均的螺旋棱凹。为了使大穿孔孔壁平光润泽,富于美感,便产生进一步加工的程序。红山文化早期的玉猪首龙块,可以见到未曾进一步加工的大穿孔。而红山文化中晚期的玉猪首龙块,大穿孔一般都进行进一步加工的程序。这一道工序,可能先要运用较细腻的钻具将孔壁上的棱凹磨平,然后再运用极细的解玉沙与兽皮将壁面抛光(兽皮可能缠绕棍棒),使之光润。这两个过程中,钻具与解玉沙在大孔壁上所留下的痕迹,在不少的红山玉猪首龙块的大孔中都可以清晰地见到。而当代钻具所钻的大穿孔,一般为直穿。即使仿钻为喇叭孔,其壁面上钻纹的痕迹亦不呈现为同心圆旋转的状态或痕迹,而是布满当代小型磨轮在壁面上留下的方向不同(不规则)的纹痕。其缕状或片状的磨痕,呈均匀规则平行的纤维丝状,显然是当代高速磨轮所留下的痕迹。

         以玉器上的纹样鉴定红山古玉,是十分靠不住的。因为当代人可以一模一样地仿制红山古玉上的纹样。但是透过红山古玉的纹样,窥视其纹样的制作特征,并通过其特征探索所用的工具,就可以发现红山古玉上纹样制成的基本规律。

         红山玉器上凹棱的制作,并不像有人所说的为陀工所制。本人曾研究诸多红山玉器上的纹棱与凹槽,发现凡运用陀工者,要么为仿制品,要么为红山文化晚期或以后的玉器,而不是红山文化鼎盛时期的玉器。

        红山文化玉器一般琢饰平行的直棱或平行的弧棱或拱形的弧棱,其特征为:棱与棱之间不呈绝对的等距状,棱脊不直或弧度不规范(不是绝对弧状);棱的截面为钝弧状,即弧坡较缓.弧坡上有平行状粗细不等的刮磨痕。棱与棱之间的凹槽,其实是棱的反向状态。槽面上的特征除了具备棱面上的特征而外,还有以下特征:凹槽之面上刮磨的纹痕,有呈纵向状的,有呈横向平行的短凹弧状的,亦有纵横结合的。

        从丝缕状刮磨痕宽窄不一、深浅不等的状态分析,遗留下此状痕迹的器具,并不是陀具,而是尖利的刮削器具-----石片。由于反复刮削,形成的棱坡或沟槽很难保持平直状态,亦很难不使之不留下粗糙的丝缕状刮磨痕。

         红山玉器凹槽之内的横向平行弧状的磨痕,是在纵向刮削之后,为使凹槽沟底开阔规整,另运用较细的棒状磨具,在凹槽沟底或在纵向沟底的两端加磨的结果。这种横磨纹,当代仿品中也大量存在,均为当代磨轮所制,整条凹槽因其横磨而呈现的平行的弧状纹,为同心圆的磨轮所形成,所有弧状纹的弧度相等.弧痕较细,深浅若一;凹槽的坡棱上端均为同心弧的弧端,一般未有纵向的刮削纹痕。而红山玉器上的横磨纹痕未有同心弧的特征,弧度大小不等,弧纹宽窄不一,深浅不等,与纵磨痕交相出现。

        红山文化玉器上的工法所留下的痕迹,除切口钻孔与纹饰中的痕迹而外,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古人抛光玉器表面时所留下的磨痕。红山文化时代抛光玉器表面,是用柔软的兽皮蘸细小的解玉沙,在玉表上反复搓磨,其毛糙之处逐渐被磨平,使之光润起来。当代仿品玉表上的磨痕,其纹痕一般极为细腻、规则,或方向一致,或呈簇片状或条状。故凡纹丝呈平行状,且纹丝间距均匀相等的,都应是当代磨具所为。红山文化玉器表面上的抛磨痕迹,因是用兽皮反复搓磨,而且解玉沙颗粒大小不一,其纹痕无规则可循,无方向感.纹痕深浅、长短、形状不一;而且受沁之后,大多纹痕已经消逝殆尽,惟有深重的纹痕留在玉器表面上,至今可以清晰辨识。

        红山玉器上的切口、钻孔、刮削纹饰、玉表抛磨,这四个方面,集中体现了红山玉器的基本工法与技艺。研究与把握红山玉器这些方面的基本特征,才是我们鉴选红山古玉首要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