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戏精吴昌硕与朋友圈的人精们

  • 发表于:2019-03-17 来源:未知 点击:239
  •   

        能交天下贤,不难,能用天下士,却不易。
     
        吴昌硕这辈子活了83个年头,待机时间长不说,还喜欢走南闯北,一生交际漫天,拥有一个数量庞大、成色繁复的朋友圈。这些繁密交往线索中,有情义、有恩泽,但注定也少不了利益互惠与声色犬马。成人世界的涛涛江湖远不是简单的“天赋异禀”或“勤奋努力”所能概括,可也不必悲观地只看见一地鸡毛。吴昌硕值得尊敬之处,便在于身处乱世漩涡的初心坚守和财富周旋中的彼此成全,加上高龄相佐,方可在阅尽千帆后成就自己的一世英名。

      不然,看看他身边的那些人,哪个是简单角色?这些在各自领域振臂一呼均可促发潮涌的大咖们为何愿与吴昌硕相知并携手同行?其中的真谛意趣方可呈现吴昌硕之能吧。

      因此,看看吴昌硕身边的人,或许能更好地看清他。

    吴昌硕比顾麟士大21岁,算得上是忘年交,这二人的交往挺有意思。
     
      顾麟士,苏州人,其祖父是大名鼎鼎的顾文彬,晚清苏州著名收藏家,家有“过云楼”,收藏之富甲于吴下。顾麟士承祖业,善画山水,更以怡园主人的身份创立“怡园画集”,与当时吴中和海上名家顾沄、金心兰、吴昌硕、吴穀祥等契友雅聚,颇有云林清闭遗风,吴昌硕是其中的主要成员,号称“怡园七子”之一。

      吴昌硕原籍浙江安吉,中年到苏州后有段时间就住在顾麟士家,有吃有喝,客友唱和,日子过的很是舒心。有一次,吴昌硕病了,恰好他的朋友况夔笙到苏州玩,吴昌硕就@顾麟士:我朋友来玩哦,麻烦好好招待一下哈,谢谢。

      《枉顾札》:“鹤逸六兄亲家鉴,今春承枉顾后,弟卧病甚剧,未得握手一谈,抱歉无已。兹有临桂夔笙况先生作姑苏之游,欲就鸿达谈艺为乐,属为介绍,祈相见接谈为幸。敬颂道安。缶弟顿首。五月廿日。”
     
      实际上,吴昌硕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到苏州后经常生病,要么受寒、或者面胀,亦或肝病、腰疼、胳膊疼、心悸、足疾……
     
           《肝肠札》:“日来肝肠大作,如廿五日稍好,必叩感扰。
     
      《芙蓉帖》:“病后心虚作跳,奈何。”
     
      《扶病札》:“十三日腰楚可畏。”
     
      《川道札》:“弟病,面部作胀,闷极闷极。”
     
      《拓本札》:“连日病臂,病期晕,稍愈容走访。”
     
      《足疾札》:“昨枉顾,以足疾未能走畣,怅甚。”
      拓本札

    足疾礼
      幸亏顾麟士照顾的十分细致,不仅时时关怀,还不间断地送钱送物,既解决实际问题,也宽慰着吴昌硕忧愁愤懑的内心。他送的东西也比较杂:菊花、枇杷,甚至是菜。有一次,吴昌硕在顾麟士那吃了东瓜与茄子,觉得味道不错,于是@顾麟士:能不能再做一份给我吃?我觉得午饭吃最合适了,你觉得呢?不过我建议不要用鸡汤,只用火腿等煨就可以了,这比较适合病人吃,对吧?感谢!

      而在另一份私信里,他更是直接@顾麟士点菜:今天吃茄子,明天吃冬瓜,麻烦喽。

      《佳菊札》:“佳菊移到,四座皆馨,公之惠,我赊矣。”
     
      《枇杷札》:“西津先生鉴,承惠枇杷,鲜美胜常,谢谢。”
     
      《昨蒙札》:“鹤翁鉴,昨蒙偏劳,感谢无既。兹有恳者,昨啖东瓜茄子,颇得佳味,欲求转饬尊橱(厨)照造二品,能午饭时吃最好,未知可否?奉去洋乙元,祈转掷为荷。其间能弗用鸡汤,专用火腿等件,更感。因与病人相宜也。”

      《今茄札》:“今茄子,明东瓜亦佳,总总费神也。



    枇杷札
       当然,如此直接的交流,一方面确实说明了二人关系异常亲密,吴昌硕虽旅居顾家,但不太见外,而顾麟士同样拿吴昌硕为自己人,不仅有求必应,更处处考虑周全。另一方面,确也证实了吴昌硕与人交往中情商之高,如善用迂回方式拍马屁。名士冒广生是两人共同的朋友,常来找他们玩。吴昌硕就不时在他面前叨叨:顾麟士对我可好了!听多了,冒广生也就记住了,写书时就记下:吴昌硕总是在我面前夸赞顾麟士对他好。

      《鹤庐记》记:余来吴门游顾氏之园屡矣,因得识吾鹤逸(顾麟士),而余友吴子昌硕又时时为余称道鹤逸不去口。

        看,这段位多高!点赞、发表情什么的太LOW,这种面上夸别人实则提高自己的方式值得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