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东汉时期的瓷器

  • 发表于:2019-03-14 来源:未知 点击:194
  • 瓷器鉴定
     

    东汉时期,曹娥江中游地区小仙坛窑首先创烧出成熟瓷,使越窑完成了由原始瓷向成熟瓷的转化。但这个时期的越窑,从成型、装饰,到装烧等制瓷工序都深深刻印着原始瓷制作的烙印,特别是装饰工艺继承了古代陶瓷艺术简洁、朴实、对称、均衡的特点。
    东汉越瓷装饰工艺有刻划、拍印、堆贴、镂空等几种,在装饰过程中体现以下几个特点:突出俯视的视觉效果,为适应东汉时期人们席地而坐的生活习惯,作为生活日用品的瓷器,在装饰过程中十分强调能引起人们视觉注意力的器物上半部分的加工,虽然当时装饰比较简单和机械,技法又十分原始和粗糙,但在各类器物的上腹部、颈、肩及口沿上都很下苦功。如浙江鄞县出土的堆塑五联罐,其上腹部有似人样、鸟、虫之类堆塑,东汉五联罐的堆塑成为吴晋时期越窑人物堆塑罐出现的锥形;又如在洗、壶、碗、盘等器物,总在肩部,颈部刻划弦纹和水波纹,敞口器物在内底中间施水波纹和太阳纹,让人一目了然,强调人地之间协调统一。

    东汉时期虽然已经创烧出成熟瓷,但制瓷业还比较落后,制瓷手工业者并没有直接从农业中分离出来,窑匠还是边耕作边制瓷的农民。表现在越瓷装饰技法上,具有直观、形象、简单、质朴等特点,当时的装饰能充分反映出当地的自然风光、劳动人民的生产生活特点和风土人情。水波纹是最早装饰在东汉瓷器上的一种饰纹,是越地劳动人民长期在水中劳作、水上竞技的真实写照,从纹形不同来分可分出水波纹、波浪纹或波状纹三种。常用尖锥形器具,刻划在胎体上,如上虞出土东汉青瓷罐和青瓷钟,奉化出土的东汉熹平四年熏炉等均有这种饰纹。

    东汉时,瓷器成型还是采用泥条叠筑法,因此,对瓷坯的内外壁要抹平,利于泥条粘接,加固器壁。在外壁加固过程中继续沿用原始瓷器的制作方法,用预先制作好的木拍或陶拍,待瓷坯半干时拍印在器物上,也有用粗细不同的绳缠绕在木拍上,再拍印到半干的瓷坯上。这种装饰与原始瓷相比,其中的纹形稳中有变,原始瓷中传统的方格纹、圆圈纹、曲折纹、绳纹、席纹等得到保留,同时出现了叶脉纹、窗棂纹、麻布纹等新的纹样。堆贴、镂孔是成熟瓷装饰上的一个重要发展,使越瓷装饰由平面向立体转化,为唐宋时期精雕细啄的秘色瓷出现创造条件。堆贴是根据器物的要求,用手捏或模制的方法,把器物的耳、系或者人物、动物、亭阙等附件成形,然后再粘接到器物的相应位置上,如布纹四系罐上的四只耳都属此类,堆塑五联罐上的飞鸟、人物。镂孔是在器物坯体未干时,用刻刀将装饰图案雕通的技法,如熹平四年(175)镂孔熏炉,当时的镂孔仅局限于按一定图形将器壁雕通而已,还没有达到立体镂空的技法。有的器物还出现多种饰纹交叉组合的现象。

    东汉成熟瓷的出现,改变了原始瓷装饰单凋、呆板的格局,但无论装饰技法还是造型都深深保留着原始瓷的烙印。饰纹是东汉越瓷装饰的主体,常取材于江南水乡环境,贴近劳动人民生产、生活实际,多用几何图形,结构机械,组合单调,制作粗糙,构图呆板对称,形式单一。东汉晚期器物,正趋于原始瓷向成熟瓷过渡阶段,其饰纹具有这个时代的代表性;拍印装饰操作随便,饰纹排列规律不够严谨;堆塑和镂孔虽然技法复杂,但塑形缺乏细节,镂孔仅限于器壁镂通而已。虽然东汉越瓷装饰比较落后,但应该说,这个时期的装饰对原始瓷最终演化为成熟瓷起到很大的作用,同时也为六朝时越瓷生,拖进一步发展打下基础。

    推荐搜索关键词:古董鉴定、古董交易、艺术品鉴定、文物鉴定、文物交易、瓷器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