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详情

西藏十三十四世纪 鎏金铜嵌银释迦牟尼佛坐像

  • 发表于:2019-04-03 来源:未知 点击:199
  • 4815e7eb255cd69660d24f0be9b2a705.jpg16f5c6b81be2110a8e407e220b5585b9.jpg

    释迦牟尼佛是佛教艺术中表现最为频繁的主题,而全跏趺坐施触地印的释迦牟尼佛则是东印度、尼泊尔至西藏中部地区最为流行的佛样。这是因为,东印度比哈尔邦的菩提迦耶是释迦牟尼佛成道的地方,其成道时所坐的石台座、菩提树以及笈多时期建立起来的大菩提塔都是全世界的佛教徒顶礼膜拜的对象,塔内供奉的就是同样形象的释迦牟尼佛像。不管历史如何变迁,不管经过多少次重修重装,此像成为最具神圣性的佛陀形象之一。朝圣作为一种悠久的传统,从释迦牟尼涅盘之后就开始形成,朝圣的内容主要包括顶礼膜拜和恭请圣物。教世界的朝圣者、艺术家紧密结合起来。由于比哈尔邦靠近尼泊尔和西藏中部,所以施触地印释迦牟尼佛成为这一地区佛造像题材中的不二之选。
    这尊释迦牟尼佛像为红铜铸造,鎏金,金色深厚,与尼泊尔造像单薄而明亮的鎏金效果不同。佛陀的发髻为高螺发,密集排列,涂蓝,多以青金石混合动物胶涂抹而成,以符合佛经所描述的佛为「绀青螺发相」的特征。肉髻上有鎏金髻宝,点缀在发髻之上,异常醒目。佛陀宽额,呈圆弧形,白毫以嵌绿松石表示。双眉弧线轻挑,双目低垂,处在禅定状态中,鼻梁修直,双唇微抿含笑,下颏正中部分有明显的隆起,耳垂明显拉长下垂,颈部有三道吉祥纹,均是佛的特征之一。此尊造像的尼泊尔特点在面部表现最为突出:比如轻挑的眉毛、额宽下颏窄,豆荚状的眼睛,表情柔和,神态自然优雅,像一位青年贵族的形象。但是其白毫用绿松石,下颏正中的突出部分较为突兀则显示出西藏的审美特点。
    佛肩宽背厚,胸肌突起,这是尼泊尔艺术受西藏影响以后出现的新特征。这一特征在西藏博物馆保存的八思巴像唐卡以及夏鲁寺犀牛皮殿壁画中的五方佛像有相当的异曲同工之处。这两者的年代均在14世纪上半叶,这也是我们判断这尊造像年代的主要依据。
    佛着通肩式福田衣袈裟,袈裟的衣襟和布片之间表现的缝线是用连珠纹表现出来,连珠纹为错银技术,明显突出佛像表面,这一点非常独特,应当是工匠明显求变创新的一种体现,无论身体正面还是背后均完全采用精工制作,这是西藏造像的特点,与尼泊尔造像不太重视背后加工的情况明显不同。众所周知,佛着福田衣,也叫百衲衣,是汉地的佛教传统,西藏没有,西藏追随印度传统,单布披身,不会有福田衣之说,汉地发明了这种袈裟以后,随宋元文化西传,影响到西藏。虽然西藏僧人同样不着福田衣,但是在元末明初的佛教造像中却时时出现。此像即是重要例证之一。
    此像底部有封底铜板,中心没有刻划后期常见的十字交杵和阴阳鱼图案,而是简单的八瓣莲花,八瓣莲花头部的卷花纹呈明显的不对称形式,这是在14世纪夏鲁寺壁画中经常可以看到的,也可证明二者年代相当接近。根据X 光成像照片,在身体下部的空腔内有小经卷排列的装藏痕迹,这一做法也仅见于西藏。
    此像原本就是像座分铸的,也是为了减少铸造难度,在流传过程中极易分离。此像即是这种情况。
    总之,此是一尊具有浓重的尼泊尔-西藏风格的铜造像,品相完整,铸造水平相当成熟,做工精致,尤其是这种突起的错银技术更是西藏独特的传统,是西藏中世纪14世纪前期重要的代表性作品。
    本像通体施鎏金,用水银溶解金粉涂在铜上,再进炉烧制使水银蒸发,造成金色外表。袍襟及袍下缘的连珠纹则用嵌银的方式增色。虽然北印度,包括帕拉时期的造像时有见加银的例子,西藏早期造像身上同时出现鎏金及嵌银的现象非常罕见,也令人赞叹西藏早期铸铜匠人的技巧与能耐。
    比较一件高23公分的银佛坐像(图一),为泛亚洲及安思远旧藏,现在在一私人藏家手中。安思远旧藏例虽然多加了头上宝冠,但是其造型及体态还有衣饰的风格都与本造像非常接近。安思远例身穿百衲服,袍上缀连珠纹,袍襟及底缘上刻金钱纹,与本像大体相同。从一幅南宋到元至正年间的木刻版画上(图二)可见,百衲服坐佛在当时是广泛流传的一个题材,在中国本土也常见。安思远例虽然为银质,但是脸部及皮肤本来有漆金,所以原来想表现的是金银交辉的视觉效果。本坐像比它更胜一尺,通体用熠熠发光的鎏金,再局部嵌银,灿烂夺目。除了安思远例之外,如本像一样有金银对比效果的喜马拉雅造像非常少见。

    成交价:          RMB 50940000

    年代:             西藏十三十四世纪

    尺寸:             高:40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