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详情

清乾隆 御寶白玉坐龍方璽 印文:《自強不息》

  • 发表于:2019-03-28 来源:未知 点击:179
  • 关于乾隆帝「自强不息」白玉玺
    乾隆皇帝宝玺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用同一印文不断刻制材质不同的宝玺,「自强不息」可谓其中的代表。据不完全统计,乾隆皇帝用「自强不息」刻制的宝玺多达45方,1 此次香港苏富比征集到的「自强不息」玺即是其中的一方。此玺白玉质,云龙钮,阴文篆书「自强不息」四字。此宝原是三方一组套印中的一方,另外两方则是「延春阁」玺和「八征耄念」玺。此套玺印在《乾隆宝薮》中有明确着录(图一),将其与《宝薮》对比,无论是印材的质地、大小,还是印文的篆法、布局都与书中的着录相符合。
    乾隆皇帝的一生经历了诸多对他自己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的历史时刻,比如乾隆四十五年(1780)的七十万寿、乾隆四十九年(1784)喜得玄孙五世同堂、乾隆五十五年(1790)的八十万寿、乾隆六十年(1795)的退位成为太上皇帝等等,对于每一个这样的历史时刻,乾隆帝似乎都进行过精心的安排和筹画,留下了大量可供后人追述的文献和遗物。在这些文献和遗物当中,诸多御用宝玺就是以这些历史时刻为背景,以其当时自身的状态和心理为表达物件的特殊产物,无疑是值得我们特别予以关注的。此次苏富比公司征集到的「自强不息」玺就是乾隆帝晚年众多与他八十寿辰有关的御用宝玺中的一方。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迈的乾隆皇帝又一次迎来了纪年逢五、圣诞逢十的正寿之年。在乾隆帝看来,自己登基五十五年又恰逢八十整寿,实与天地之数自然会合,是上天眷佑的结果,值得大庆特庆。因此,早在一年之前的乾隆五十四年的中秋,乾隆帝就开始了对庆典活动的筹画,包括御殿受贺的地点、规模、各地及藩属国万寿贡品等等。同样,依照成例制作相应的宝玺也是活动筹画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事项。
    这一次,乾隆帝将视线落在了中国儒家文化重要典籍之一的《尚书》之上。据《尚书》中〈洪范〉篇记载:武王克商后,向箕子请教天道之义,箕子便以洪范九畴相告。乾隆皇帝认为箕子所陈洪范九畴是「万世帝王制治之源……无一不关于为君者之一身一心」。而九畴中的第八「念用庶征」与乾隆当时的以万民为念的想法正相一致,于是,据此拟定「八征耄念之宝」的宝文。关于为什么要用「八征耄念之宝」这几个字刻制宝玺,乾隆帝自己在《八征耄念之宝记》中是这样解释的:「思有所以副八旬开袠之庆,镌诸玺,以殿诸御笔,盖莫若《洪范》『八征』之念。且予夙立愿八十有五,满乾隆六十之数,即当归政。今虽八十,逮归政之岁尚有六年。一日未息肩,万民恒在怀。庶征之八,可不念乎?念庶征即所以念万民。《曲礼》『八十曰耄』,老而智衰之谓。兹逮八十,幸赖天佑,身体康强,一日万机,未形智衰,不可不自勉也」。可以说,八征耄念之宝的刻制既是乾隆对八十万寿的纪念,也是对自己的戒勉。最早的八征耄念之宝刻制于乾隆五十四年冬天,并于第二年的立春日开始钤用。
    需要说明的是,「八征耄念之宝」只是一方主宝。除主宝之外,乾隆帝还同时选取了「自强不息」的宝文,刻制成副宝,与主宝相配。按「自强不息」源自同样是儒家文化重要典籍之一的《周易》一书,其中「干卦」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乾隆帝为什么要选择「自强不息」作为「八征耄念之宝」的副宝呢?按照他自己解释就是:「向有自彊不息宝,以殿御书。庚子年镌古稀天子之宝,副以犹日孜孜。兹以寿跻八旬,镌八征耄念之宝,仍副以自彊不息。盖经书中自儆之语虽多,而易象首干,法天行健,至为切要者,无踰于此语。」「予既镌八征耄念之宝,复副以自彊不息,亦犹七旬时刻古稀天子之宝,副以犹日孜孜,皆铭干惕之志也。」选取「自强不息」作为「八征耄念之宝」的副宝,就是要表明他在归政之前不敢稍存懈怠,以天下百姓为念,孜孜求治,勤于政事的意旨。在乾隆帝看来,自己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康强,一日万几,未形智衰」,作为统治天下的帝王,怎敢有丝毫的倦怠心理呢?「一日未息肩,万民恒在怀」,自己一定要体天爱民,诚心勤政,做到「坛庙之祀,不可不躬亲;雨暘之时,不可不常验;中外之政,不可不日勤;民物之养,不可不心存。」从中不难得知,乾隆帝在为自己寿跻八旬深感得意的时候,同样隐隐流露出内心深处那种不自觉的忧患意识。而「自强不息」正是这种忧患意识的反映,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
    乾隆皇帝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拟定了「八征耄念之宝」和副宝「自强不息」之后,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新宝玺的制作。这种以「八征耄念之宝」为核心宝玺的制作从乾隆五十四年冬天一直持续到乾隆五十九年,从没有间断过,制作总量超过一百四十方。此次苏富比拍卖公司将要拍卖的这方「自强不息」玺就制作于这个时段,具体的制作情况在清宫档案中有比较详尽的记载。
    根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记载:乾隆五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太监梅进宝来说,总管张进喜交……白玉引首宝一分,计三方,内引首上贴延春阁本文、宝一方上贴八征耄念本文、宝一方上贴自强不息本文,……传旨:交苏州照本文刻字送来,钦此。……于五十八年七月初二日苏州送到刻字延春阁白玉引首宝一分,……呈进,各交原处摆讫。」2 这条档案至少为我们提供了认识此玺的三个方面的信息:
    第一,此方「自强不息」玺刻制的确切时间。刻制此玺文字的指令是在乾隆五十七(1793)十二月二十五日由内廷发出的,考虑到北京与苏州之间的距离,运输尚需时日,因此,玺文在苏州刻制的时间应该在乾隆五十八年(1793)的上半年。
    第二,此方「自强不息」玺原是三方一组套印中的一方。这是乾隆晚年制作与他八十寿辰有关的印玺时经常采用的组合方式。而且档案明确记载此方玺的质地为「白玉」。
    第三,提供了此方「自强不息」玺最初存放地的资讯。与此玺配套的引首章「延春阁」明确了此套玺印是专门为延春阁制作的,由苏州的玉匠刻制完成后送回北京宫廷,放置在延春阁内。延春阁是位于北京紫禁城内西侧的建福宫花园中的主体建筑之一,建于乾隆七年(1742),是一座外表双层,内实三层的方形阁楼式建筑,其室内装修极具匠心,层与层之间的隔断和连接虚虚实实,繁复万端,因此号称「迷楼」,乾隆时将许多珍奇文物收藏于此。此方「自强不息」玺最初就收藏在这里。
    嘉庆皇帝亲政后(1799),按照成例对乾隆皇帝的宝玺进行整理,将散存于各处的乾隆皇帝御用玺印收存起来统一保存。这套玺印极有可能在那个时候从延春阁取出,统一存放于乾隆皇帝的大宝箱中。至于何时流出宫廷,则不得而知。
    此方「自强不息」玺云龙钮雕制十分精细,刻制引文的手法极为流畅爽利,中规中矩,严谨规范,体现出当时苏州玉工极高的琢玉水准。
    1 郭福祥,《明清帝后玺印》,北京,2003年,页154。
    2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合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北京,2005年,卷53,页128,乾隆五十七年十二月「行文」。

    成交价:          RMB 20400000.00 - 40500000.00

    年代:             清乾隆

    尺寸:             4.3 * 4 * 4 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