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详情

清乾隆 御用芙蓉洞石四骏图「乾隆御笔」玺

  • 发表于:2019-03-28 来源:未知 点击:276
  • 印文:乾隆御笔
    古岛一雄(1865-1952),日本,于20年代初购得(传)
    芙蓉洞石「乾隆御笔」玺
    本印以寿山芙蓉石为材,随形浮雕牧马图,将石材的四面都以深浅有致的浅浮雕刻,相连而成一幅牧马图卷。背景浅刻山水楼阁,线条流畅,布局章法有度,在相互衔接的同时又能各自独立成为一幅小景。山峦的刀法线条浑厚圆融,在层迭布置之中展现大石丛立的气势,而点缀其间的树木枝叶葱茏茂盛,舒展的线条与山石相互映衬;其中马匹或腾跃、或翻滚、或伫立、或嬉戏、憨态可掬;牧马人的神态自若,悠然自得,栩栩如生。整件作品表现出生机盎然之趣,春山葱郁的景致因石材润泽的质地而更添秀丽,令人观之逾亲,可赏可玩,极富韵味。底刻阳文「乾隆御笔」四字,印文被著录于清代帝后玺印谱中,无论从大小、材质、篆刻字体,与现藏故宫之乾隆宝薮中所载完全吻合。无论是印钮还是印文的雕琢都精湛熟练,显示出雕琢者的高超技艺。
    在清宫,印章是十分重要的文房用品,它和帝后的日常文化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展阅御府书画,钤于其上林林总总的各式帝后印章,突显出它们传承的历史,观赏之余,更添一种别样的情怀。环视宫中殿宇,帝后印章遗迹更是比比皆是,它们与众多的牌、匾、联、额一起,构成了宫殿建筑室内外装饰装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皇帝玺印及其使用遗迹广泛分布于各类宫廷文物之中,成为宫廷收藏的重要鉴别依据。尤其是乾隆皇帝,一生刻制了大量宝玺,或用于御笔书画的钤盖,或用于书画和典籍的鉴藏标志,成为此一时期宫廷文化的重要物证。
    如果说田黄象征石中帝王的话,芙蓉则可称为石中皇后。旧时田黄与芙蓉受到同等重视,价钱也不相上下,近来市场上才出现侧重田黄之现象。本玺印材洁白纯净,质地紧密坚结,有玉石的温润感,应该是将军洞所出的老坑芙蓉石。将军洞位于福建加良山顶部,早在清初就已开采,出产的芙蓉石质量上佳,被誉为石中上品。康熙时期,已深得帝王的宠爱,向为宫廷御印所选用,这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康熙皇帝御赐芙蓉石宝玺「御赐朗吟阁宝」可作证明(图一)。宝薮中记载此印材质为洞石,是印材出身良好的一个左证。乾隆时期洞口坍塌,不复生产,到了近代才再凿矿开采。此印不但石质上乘,并且体材硕大,是难得一见的洞石精品,又是乾隆皇帝御用的宝玺,实为不可多得的藏品。
    本拍品印文见于: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御笔诗经图》(典藏编号故殿019735-019744、030550-030559、030814-030823),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卷二十之7、《十全乾隆:清高宗的艺术品味》,国立故宫博物院出版,2013年,图版II-3.56(图二);国立故宫博物院藏《黄公望九珠峰翠图(绫本)》(典藏编号故画001309),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卷十七之41、《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国立故宫博物院出版,2011年,页76(图三);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缂丝仇英后赤壁赋图卷》,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第五函十八册、故宫博物院文物珍品全集《织绣书画》,香港,2005年,图版109(图四);及国立故宫博物院藏《盛懋绘江风秋艇卷》(典藏编号故画001021),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卷四十四—47、《十全乾隆:清高宗的艺术品味》,国立故宫博物院出版,2013年,图版II-2.18。

    成交价:          RMB 20500000

    年代:             清乾隆

    尺寸:             5.9 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