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详情

吴大澂-临清三家山水合册(1835-1902)水墨、设色纸本-十开册

  • 发表于:2019-03-18 来源:未知 点击:133
  • 款识:
    〈一〉
    枫叶红时杏叶黄,江南秋色满河梁。临歧更写垂杨柳,欲借长丝系夕阳。壬子十月十九日,舟中同恽南田、杨子鹤别江上先生,图此并系小诗。王翚。
    十月河堤柳正黄,扁舟日日傍渔梁。衔杯点笔青灯下,不管秋山隐夕阳。和石谷韵。与君谈笑过三秋,又恋篷窗不放休,却似汪伦同李白,踏歌岸上送行舟。口占答王山人。江上外史。毘陵舟中送别口号。和石谷王郎。河干把酒到昏黄,客似邹枚散大梁,夜向篷窗歌折柳,晓看帆影过云阳。南田草衣恽寿平即席呈江上先生。大澄临本。

    〈二〉 
    旧藏北苑秋晓图,追摹其法。梅壑。
    观二瞻仿董源,刻意秀润,笔力微逊,江上先生秉烛属石谷子润色,石谷以二瞻吾党,风流神契,欣然勿让也。凡分擘渲染,点置邨屋溪桥,真所谓旌旗变色,焕若神明,他日二瞻见之,定当叫絶。寿平。
    则之先生评此帧为册中第一。江上先生为述其语。余媿之。标又记。

    〈三〉 
    潇湘水云。方壸外史意。
    烟霭微茫楚水滨,孤峰怪石锁松筠。谁从泽畔褰芳草,吟望湘云忆美人。为江上先生题。玉书。

    〈四〉 
    以石田之笔力,尚不能作云林,而瞻老放笔,辄与神似,盖其人正与云林无二致也。余安能不倾叹之。壬子冬在毗陵杨氏近园。王翚题。
    云林以天真幽澹为极致,此景神趣正合,宜为王郎所倾叹也。冬夜秉烛。南田客恽寿平题。

    〈五〉 
    明月在水,白云在天。谁其图此,曰郭恕先。玉书。李伯时寒江夜泊。石谷子偶临。癸丑十月九日时在维扬之秘园。

    〈六〉 
    山势崣嶵,梵宇嶒,松径盘欝,溪桥修通,有人策马而渡,奚奴相从,款云:云西老人作于常清静斋。蓬心王宸临于问红书屋。

    〈七〉 
    闭户著书多岁月,种松皆作老龙鳞。黄鹤山樵为贞素写此图,淋漓酣畅,足尽生平逸致。蓬心宸。

    〈八〉 
    梅道人戏墨自题云:涓涓多近水,拂拂欲宜山。吁嗟此君子,何地不容闲。蓬心临。

    〈九〉 
    疎林萧寺。甲申春日过白雪斋观雪,坐中可如道人征画,遂试绣儿墨为之。柯九思画。紫凝摹。

    〈十〉 
    旷远苍苍天气清,空山人静昼暝暝,长风忽渡枫林杪,时送秋声到野亭。壬子七月十又六日写于枫林亭中。东海农倪瓒。
    友人借观蓬心太守画册五帧,皆摹古之作。心兰道兄见而爱之,临此奉赠,乞教之。吴大澄。

    题跋:
    〈吴昌硕〉
    一客悲穷鸟,迢迢忆旧游;漫惊题字冷,
    益见道心悠。怒气归云渺,清风绕树秋;
    只留遗墨在,相对不胜愁。愙斋尚书师法前贤画稿,而能独出胸臆,石色岚光,丝丝入古,笔有出蓝之胜,人作幽栖之想,推为士夫气,而实则忠义气也。鹿笙九兄以为然不?俊卿。时丁未四月九日。

    〈郑文焯〉 
    曩见石谷作山水册题为王奉常,其烟云变化无奇不具,若有神助。西庐大书册首「趋古」二字,麓台谓画不师古,如夜行无烛,便无入路。元季四家,虽各有粉本,蹊径不同,然皆师承董巨,至于用力之久,造境夐絶,乃能得法外之意而神明之。近世画家偶一临摹,未得真宰,辄用作伪,冀博无目者之高赀,甚亡谓也。是册为愙斋尚书刻意临古之制,其皴染处,一树一石,各尽其妙,所谓笔简意到,岂时工以意彷佛,胸无士气者所能梦见。册中以临梅壑〈橅北苑秋晓图〉及石谷所摹伯时〈寒江夜泊〉为精絶之作,骎骎不懈而入于古矣。百读不厌,直可夺真。鹿笙九兄能鉴古,尤能鉴今人之师古剧迹,谓非传之得其人欤。鹤道人郑文焯记。

    钤印:
    〈吴大澄〉 「 愙斋」(二钤)、「大澄」(三钤)、「愙斋」、「愙斋手临」(四钤)、「愙斋临石谷画」(二钤)、「吴大澄印」(二钤)、「愙斋所作时年五十有八」、「愙斋」。

    〈吴昌硕〉 「 缶」、「老至居人下」、「吴中」。

    〈郑文焯〉 「 鹤道人」、「高密」。

    成交价:          RMB 2,375,000

    年代:             

    尺寸:             各:25.5×28.6cm×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