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详情

清嘉庆-御制白玉交龙钮方玺

  • 发表于:2019-03-17 来源:未知 点击:201
  • e21adffee2ae3ffc25ad00f3d2b0d24f.jpg

    印文:《周甲延禧之宝》来源法国私人收藏,购于十九世纪末,此后家族传承香港佳士得2005年5月30日,编号1235关于嘉庆皇帝的「周甲延禧之宝」郭福祥通观清朝历代皇帝的御用印玺,可以发现皇帝御用印玺在印文的选取上有这样一个规律,即同一印文在御用印玺中出现的频率与皇帝本人的思想、情趣、喜好以及其自身的经历密切相关。如乾隆皇帝在位时,共刻过「古稀天子」和「古稀天子之宝」42方,「犹日孜孜」24方,「八征耄念」和「八征耄念之宝」63方,「自强不息」45方,「十全老人」和「十全老人之宝」13方,「太上皇帝」和「太上皇帝之宝」20方,1 让我们领略到这位儒雅天子精彩而辉煌的人生。在这一方面,乾隆皇帝的儿子嘉庆帝也不遑多让,即位以后亦步乃父之后尘,刻制了许多同一印文的宝玺。特别是在他六十岁时刻制的十几方「周甲延禧之宝」,凸现出这一特定时刻对嘉庆皇帝的重要意义。而香港苏富比公司即将拍卖的「周甲延禧之宝」就是其中的一方。此宝青白玉质,交龙钮,印文为阳文玉箸篆「周甲延禧之宝」六字。此宝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嘉庆宝薮》(嘉庆御玺印谱)中有明确着录,经与实物比堪,无论是体量大小,还是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记载完全相合。尤其是一些细节如四周边框内侧稍有弧度和弯曲,印文各字笔划之间粗细略有差别,笔划起笔和收笔处有的琢制不精,略显生硬等,在《宝薮》中的印迹上都有反映。钮系黄色丝绶,绶穗头部的纹饰及固定打结的方法也与清代大型皇帝宝玺的做法一致。此宝的所有者嘉庆皇帝名颙琰,为清朝入关后的第五代皇帝。继位时已经三十六岁,至嘉庆二十四年(1819)正好为六十大寿。人生一甲子,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这是人生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年份,照例应该举行盛大的庆典。但历来务实节俭的嘉庆皇帝在之前一年便通过内阁传谕各地官员说:「朕五旬诞辰,曾先期降旨,不准各督抚进献金珠玩好等物。来年为朕六旬正诞,该督抚等情殷祝嘏,因朕寿登周甲,又非五旬可比,或欲加意增华,用抒忱悃。惟是吏治未淳,民俗未正,方抱愧之不暇。况朕敦崇节俭,出于本性,来年并不举行庆典繁仪。着通谕各省督抚,除应进土贡仍循例备进外,所有金珠玉器陈设,仍一概不准进呈。其督抚中有派出届期来京祝嘏者,准其呈递如意。暨诗册书画,并备赏绸缎,以及食品等件,俾展庆忱。该督抚等务各敬谨凛遵,用副朕谆谆告诫之至意。」2 从而取消了全国性的庆典活动。而围绕着这一主题,嘉庆皇帝只做了两件相对私人化的事情:一是特别选取「周甲延禧之宝」为印文制成宝玺作为纪念。根据嘉庆《宝薮》,当时刻制了不同质地大大小小共十几方「周甲延禧之宝」,是嘉庆皇帝御用宝玺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印文。二是在第二年的元旦新正,在重华宫茶宴廷臣及内廷翰林。君臣之间即以《周甲延禧之宝》为题作诗联句,历述其人生经历和思想主张。3 可见嘉庆帝对「周甲延禧之宝」所蕴涵的意义的看重,可以说「周甲延禧之宝」是嘉庆皇帝重要人生阶段的标志性宝玺。而苏富比公司此次拍卖者则是其中体量较大的一方。透过「周甲延禧之宝」制作的背景,我们可以感受到嘉庆与乾隆父子之间微妙的关系。与其他皇帝不同的是,嘉庆继位后并不能干纲独断,当了太上皇帝的乾隆仍掌握着最高决策权。这种特殊的经历,使得嘉庆很难摆脱乾隆时期形成的定式。乾隆时期的一切似乎都以其惯性在嘉庆朝向前滚动,这种惯性在嘉庆的宝玺中也有不折不扣的表现。一个例子是组玺的刻制。乾隆时制作了相当数量三方一组的组玺,其中一方为宫殿玺,另外两方为诗文警句玺,用以说明殿名玺中殿名的含义及来历。嘉庆帝亦步乾隆之后尘,刻制了不下七十组这样的组玺。另一个例子就是「周甲延禧之宝」及其副章「庄敬日强」、「健行不息」的刻制。乾隆在七十岁时刻「古稀天子之宝」并配以「犹日孜孜」副章,八十岁时刻「八征耄念之宝」并配以「自强不息」副章,用以纪念圣寿,鞭策自己。而嘉庆六十岁时亦有同样的举措,在刻「周甲延禧之宝」的同时,还刻「庄敬日强」、「健行不息」二玺配成一组,「嘉庆二十四年,仁宗皇帝圣寿六十,包元履德,惴惴矜矜,乃命以『庄敬日强、健行不息』二语,分镌宝玺,非所谓日慎一日欤?」4 其行为与乾隆如出一辙,明显地感觉到嘉庆帝在具体行为上对乾隆的刻意模仿。关于这方「周甲延禧之宝」制作的具体时间,清宫造办处活计档为我们提供了相关线索。嘉庆二十三年(1818)十一月十五日「员外郎百福来说,懋勤殿太监吕进祥交:青玉宝三方配做三匣、白玉宝一方配做一匣、白玉夔龙宝一分计三方共配做一匣、白玉蛟龙宝一分计三方共配做一匣、白玉云龙宝一分计三方共配做一匣,传旨:着发往苏州照依宝上粘贴原文加工细刻,要深。配做纯厚紫檀木巴达吗座素罩盖匣,务于年内送京呈进,钦此。」5 档案中虽然没有所制印章的印文,但将此条档案记述的宝玺材质、装匣、分组等情况与嘉庆《宝薮》着录的「周甲延禧之宝」及相关组玺核对,发现二者完全一致,基本可以推断档案中所记录制作的这些宝玺就是嘉庆《宝薮》最后着录的四方大型「周甲延禧之宝」和三组白玉「周甲延禧之宝」、「健行不息」、「庄敬日强」组玺,其中就包括此次即将拍卖的这方「周甲延禧之宝」。从档案可知,这些「周甲延禧之宝」和相关组玺印文的刻制是由苏州织造完成的,刻制的具体时间是嘉庆二十三年十一月下旬至十二月。交付活计时嘉庆帝要求苏州方面刻印时要加工细刻,字口要深,并配匣盛装,务必于年底前送京呈进,在短短一个月内要将这些宝玺刻制完成,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这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此方宝玺在印文琢刻方面会出现局部的生硬之处。「周甲延禧之宝」及其组玺是嘉庆皇帝一生最后制作的几方宝玺之一,钤用于其晚年的御笔书画之上,一般以「庄敬日强」为引首,以「周甲延禧之宝」、「健行不息」为压角。而此方「周甲延禧之宝」由于体量较大,故只在较大的书画作品上单独钤用。此方「周甲延禧之宝」用温润细腻,质地纯净的青白玉刻制,龙钮雕制精细,形象生动,尤其是丝绶保存状况相当完好,这在过去拍卖过的清帝宝玺中是不多见的,十分难得。1 郭福祥,《明清帝后玺印》,北京,2003年,页154。2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卷339,嘉庆二十三年二月。3 《大清仁宗睿皇帝实录》,卷366,嘉庆二十五年正月。4 [清]陈康祺,《郎潜纪闻三笔》,北京,1984年,卷二。5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造办处各作活计清档》,嘉庆二十三年十一月「档房行文」。

    成交价:          RMB 30000000-40000000

    年代:             清嘉庆

    尺寸:             9.4×9.6×9.6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