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详情

十七世纪 宗喀巴铜鎏金

  • 发表于:2019-03-14 来源:未知 点击:227
  • b40a35a01e30934034cd3975a0acec6c.jpg

    在藏传佛教的历史长河中,诞生了无以数计的高僧大德,他们犹如点点繁星照亮浩瀚的夜空,驱散着众生心中的愚痴和黑暗,成为雪域众生的重要精神寄托;他们的事迹名垂青史,载诸各种史籍,为后人广为传颂。在众多的高僧大德中,最为突出的有三位:第一位是莲花生大师,他是公元8 世纪时来自印度的一位密教大师,他帮助当时的藏王赤松德赞建立了西藏第一座寺庙——桑耶寺,使佛教得以扎根雪域高原。第二位是阿底峡大师,他也是一位来自印度的佛教大师,公元11 世纪初来到西藏,他着书立说,帮助西藏佛教实现了教理的系统化和修行的规范化。而最后一位就是宗喀巴大师。他是一位西藏本土诞生的大师,他是藏族人民的无上光荣,也是藏族人民的最大福祉,因为他的功德不仅体现在佛教闻思修和讲辩着的卓越修为上,而更为重要的是他于西藏佛教深处危难之际,大胆推行鼎故革新、正本清源的宗教改革,扭转了当时佛教陷入的颓势,开创了一条影响至今西藏佛教发展的光明大道。
    宗喀巴(1357-1419年),法名罗桑扎巴,青海湟中宗喀地方人。幼年时于萨迦派寺庙夏琼寺出家,依止顿珠仁钦学习显密教法。1373 年远赴卫藏,广泛参访前后藏噶当、萨迦、噶举、夏鲁等各派高僧,遍学藏传佛教各派显密教法。1400 至1409 年期间,他针对当时西藏佛教僧纪废弛,修持伪滥,实施大胆改革措施。在律制上要求僧人严持净戒,不事农作,独身不娶;于修学上强调显密并重,先显后密。1402 年和1406 年,先后撰成《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为其教派创立奠定了重要理论基础。1409 年藏历正月在拉萨大昭寺发起祈愿大法会,法会后又在拉萨东北旺古尔山建立甘丹寺,此两项法事活动的圆满完成标志着格鲁派的正式建立。此后不久,其弟子又于拉萨和日喀则建哲蚌寺、色拉寺和扎什伦布寺,为格鲁派此后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基于宗喀巴的伟大功绩,藏族人民普遍尊他为“第二佛陀”和文殊菩萨的化身。
    此像表现的就是一尊标准的宗喀巴大师像。宗喀巴头戴黄色的尖顶僧帽,又称桃形尖帽,后来成为格鲁派僧人共同的形象标志;它与噶当派僧人所戴班智达帽颇为相似,体现了宗喀巴大师对噶当派的忠实继承。面相饱满圆润,慈眉善目,显示了大师福德和智能的圆满。身着交领式坎肩、僧裙和袒右肩袈裟,衣纹自然写实,充溢着浓郁的自然主义艺术气息。袈裟上刻画纹饰,雕工遒劲有力,纹饰精致细腻。双手当胸结说法印,手心各牵一莲茎,花朵至肩头盛放,左肩花上奉置经书,右肩花上安立宝剑。经书和宝剑是文殊菩萨形象的重要标识,皆有深刻的寓意,利剑表示可以斩杀一切烦恼之贼,经书表示智慧渊博如大海。宗喀巴形象具有文殊菩萨的形象标识,标明他是文殊菩萨的化身。结跏趺坐于仰莲花宝座上,姿态端庄,威仪棣棣。莲座造型宽大,上缘饰有一周连珠纹,莲瓣宽大饱满,在宽大素朴的莲叶托护中,显得美观齐整。
    除造像端庄和莲座威仪之外,本品另一个更为特殊之处莫过于莲座之下的铜鎏金须弥座,前方明显向外凸出,并出现对称的折角,后方平直,中间有凹入的束腰,束腰之下出现了多层叠涩形式。整体造型及结构完全符合须弥座的形制特点。以装饰纹饰来看,由上至下可分为三层,各层均有素边相隔。上下两层分别錾刻几组对称卷草纹,中间内凹束腰錾刻卷草纹,叶片卷迭,花纹繁缛,正中錾刻护法,左右分列狮子,双侧以五股金刚立杵相隔,分列大象、凤凰,錾刻精细而生动。整个须弥座从造型到装饰做工极其讲究,可谓造型规范、装饰繁缛、工艺精致、风格华丽,充分展现出皇家艺术气息。神圣的装藏保存完好,具有极大的宗教加持力量。封底板中央刻有羯磨杵和太极图图案,为藏传佛教造像惯用的装藏符号,用以保护装藏不受邪魔外道的侵袭,图案样式亦体现了清代宫廷造像的明显特点。
    此像面部嘴部及帽缘添加了一层朱砂,双目也重新进行了描绘,使尊像看上去更具光彩,更为生动传神,这是藏族信众表达虔诚和敬佛的习惯做法,整躯造型大方,形象庄严,工艺精细,铸胎厚重,尽显皇家艺术气象,体现了清代康熙宫廷造像的鲜明特点。其主要赏赐给西藏威望大的寺庙及上层僧侣,为朝廷推行的宗教笼络政策服务,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工艺和宗教价值。
    康熙宫廷造像是清代宫廷造像的重要发展时期,也是清代宫廷造像最为精美和成熟一种造像风格。据记载,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康熙皇帝率先在皇宫内设立“中正殿念经处”,负责为皇家念经祈福和造办藏传佛像、唐卡和法器事宜,正式拉开了清代宫廷造像的序幕。此后的雍正和乾隆时期,宫廷造像成为风气,相延不衰。康熙宫廷造像继承明代宫廷造像遗风,同时也开启了新的时代风尚,佛像造型完美,气势恢弘,工艺精细,形象生动,时代特点鲜明突出。目前遗存下来带有纪年铭文的康熙宫廷造像实物甚少,总共仅有十尊左右,但类似康熙宫廷风格的造像实物存世甚多,其中不乏一些精美之作。将这些精美之作与康熙宫廷纪年造像进行比较,不难发现它们在整体造型、装饰,以及制作工艺等诸多方面与康熙宫廷造像几乎没有区别。因此,佛像研究者普遍认为这类制作精美的康熙宫廷风格造像不可能出自民间,亦应出自康熙本朝的宫廷,或由宫廷赏赐给当时一些大的寺庙。这一看法虽然目前缺乏可靠依据,但至少可以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康熙宫廷造像在当时具有十分广泛的影响,它不是一种皇家专用的造像风格,而是一种广为社会崇尚的标准造象样式。

    成交价:          RMB 2185000

    年代:             十七世纪     

    尺寸:             高:39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