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详情

清乾隆--白玉拨划御题诗牡丹纹葫芦形鼻烟壶

  • 发表于:2019-03-10 来源:未知 点击:308
  • 1a259ff9d3d8df62c47027e734811ca9.jpg

    赋诗,为乾隆皇帝终身嗜好。他总是在诗词歌赋的文艺创作中寄情娱乐,曾自述:“几务之暇,无他可娱,往往作为诗古文赋,文赋不数十篇,诗则托兴寄情,朝吟夕讽,·····”时人谓之:“诗尤为常课,日必数首”,“御制诗每岁成一本,高寸许”,因此,弘历在其八十九年人生中留下四万多首诗给后人,堪称空前绝后。当中不少是赞咏古今名花的诗文,反映弘历机暇清赏的心得和愉悦。嗣承大位之后,他往往雅兴十足地将此番赞咏之情移至御制器物之上,以“一器多花多诗”和“一器一花一诗”的造物组合付之成器,使得一物之内,诗画相映同辉,书法印章各见真味,成就有清一代御制器物艺术创造的非凡篇章。近人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载:“康雍乾三朝绘画不题字之品为最多,有题字者较少,若题字必精楷,又以御制诗为至珍贵。”反映在同时期其它材质上,本壶即是一例。
    本品造型尊贵典雅,线条起伏优美,呈扁平葫芦形,撇口束颈,浅凹口,溜肩敛腹,平底。壶腹扁平饱满,口洞琢磨严谨,掏膛规矩充分。壁薄体轻,厚薄均匀,大气规整,观整壶造型极为秀美,且不失端庄之气。盖为金镶 宝顶盖,更显全器宝光滢滢。
    壶身以上等和田白玉为材质,玉质细腻温润,用料考究,正体现了乾隆时期玉质之特点,作者极具匠心,壶身转角过渡衔接自然。壶身两面拨划工艺,一面拨划洞石牡丹花卉两树,所刻划花枝颇为生动,叶蔓婉转缠绕,有条不紊,花朵层叠绽放或绽放枝头,风姿绰约,或含苞待放,楚楚动人,似有暗香。周围点缀有奇石仙芝,营造出一片清新雅逸之妙境。另一面上拨划过墙牡丹枝叶,枝叶翻转自如,迎风招展;下腹则拨划阴刻隶书乾隆御题牡丹诗文:「郑人拟赠楚人佩,香色都称绝代材。设使花王思籲俊,蒲轮空谷自先推。」字迹工整丰腴,骨肉匀适,张弛有度,洒脱奔放,却又古雅端庄,笔力雄健,气度不凡。如冠裳珮玉,情文流畅,令人起敬,常人当莫之能为,彰显出其高贵的宫廷御制身份。其诗文出自乾隆御题《钱维城花卉四种》四首中的《右牡丹幽兰》,诗录于《乾隆御制鉴赏名画题诗录》三集(一),卷二十七。
    钱维城,清江苏武进人,字敏磐,号幼庵。乾隆十年状元,官至刑部侍郎。擅画,初从陈书学花卉,后刻意画山水,得意于石谷、麓台之间,笔墨拙厚,足与张宗苍雁行。
    咏画,亦咏物。每种花卉题咏,可见乾隆对钱氏花卉欣赏之甚,亦可见其作诗作书之勤。一个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帝王能如此爱好文化艺术,至为难得。虽然此画作目前尚未见到原作,但纵观从此壶牡丹幽兰纹饰及御题牡丹幽兰七绝,可想而知,当时乾隆皇帝对牡丹幽兰的钟爱程度,岁命宫廷造办处玉工按照画作为样,精心设计雕刻于自己赏玩的鼻烟壶之上,创造出如此典型“内廷恭造”式样的玉作鼻烟壶,从侧面不仅窥视出乾隆皇帝对钱维城画作的喜爱,而且映衬出其对牡丹幽兰钟爱的高雅情怀。
    本品属于“一器一花一诗”式样的御制烟壶,其赞颂对象为牡丹花。牡丹是我国最古老的花卉之一,其花妩媚多姿,芳香馥郁,因而与芍药并称花中二绝,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又被称为“五月花神”。开卷延展,画诗书皆俱,犹如一幅赏心悦目的兼工带写花卉画,在体现皇家气度的同时,荡漾出一份婉约的文人意趣,与雍正已降的珐琅彩瓷器可谓一脉相承,令人称道。本品将乾隆皇帝的诗情与宫廷书法、绘画艺术融冶为一体,藉玉器鼻烟壶为载体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它不但寄托了乾隆皇帝对牡丹的无限情缘,亦汇合了诗画之妙,令文人之雅臻于无穷之佳境。
    本品器形虽小而玉佳形美,通体满溢文人情愫,雕者刀工利索果断,纹饰描绘清晰,风格古拙老道,堪称技艺超群,足见玉人之功力及心血。加之“葫芦”谐音“福禄”,寓意吉祥。作为存世数量极少的宫廷御题诗鼻烟壶,工艺精巧绝伦,品级甚高,在视觉上既凸现了皇家工艺内造之气,又体现了帝王内心高雅情怀,当是乾隆宫廷御用鼻烟壶中可遇不可求之完美妙品。



    成交价:          RMB 1,600,000

    年代:              清乾隆     

    尺寸:              高:7.2cm